秦弘道♡

喜歡的東西很多,這裡主貼APH春待組舊文和Ensemble stars涉友文☆

【APH】《四角型和對角線》參-虛線

※女性向

※此篇文章與現實世界任何國.家、團.體、出.版社無關,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的二次創作 

※架空

※CP: 英.法米露四人,亂七八糟,能接受再進入





《四角形和對角線》系列
CP:英.法米露 四人


 ‧虛線


三百年前,曾經有兩個小男孩從相識就被對方吸引,一直到命運把他們分開……



水晶紫

手牽著手在草原上奔跑,不管自己身上的衣服是否凌亂,兩人跑累了甚麼也不管的攤在草地上,毫不理會頭髮中插著草屑......法蘭西斯和伊凡當然也有過童年時光。

兩人年紀相仿......正確來說,法蘭西斯比伊凡大了三歲。

伊凡小時候是他長大後看不出的害羞內向。

他們一家子搬過來這個村莊時,法蘭西斯是村子中最大的孩子,他特別去向有著三個小孩的一家人打招呼,然後意外的發現他們其中有兩位是可愛的女孩。

「那是你的姊妹嗎?」已經準備進入青春期的法蘭西斯這麼問,望著那兩個長大後肯定是大美女的女孩問道,身為姊姊的女孩已經開始發育,看得出將來份量壯觀的胸部。

「嗯、嗯……」或許是家族遺傳的關係,這個家庭中唯一的男孩同樣有著精緻的五官,那雙紫色的眼睛比其他地方還奪目。

只是太害羞怕生過頭了。

「你真的是男生嗎?不會是女扮男裝吧?不要騙我唷?」法蘭西斯對於美麗的事物都會特別關注,每次漂亮的孩子都是男孩實在有點可惜。

「……我當然是男生,大姐姐。」內向的小男孩開始有想要躲起來的傾向,語氣中卻帶有堅定,顯然對這點特別堅持。

啊?

「你剛剛叫我什麼…?」疑似是個常見卻不太悅耳的稱呼?法蘭西斯再度確認。

「大姐姐……有什麼不對嗎?」楚楚可憐的目光。

法蘭西斯感到腦內自己身為男性自尊的部分碎成一片片,我是男的是男的是男的……

當然法蘭西斯對於自己擁有吸引人的外表一點自覺都沒有,這是一直到他年紀漸大,離開從小長大的鄉間到城市去後,才知曉這點並善加利用,在情場裡如魚得水,卻又片葉不沾身

……漸漸忘記曾經存在的紫色水晶。

 



向著陽光的花

再怎麼害羞內向,兩人畢竟是小孩,幾天之後很快的就一點也沒有芥蒂的玩成一堆。

「凡尼亞,你在叫我姊姊我就……」法蘭西斯一邊喊著伊凡的暱稱一邊咬牙切齒。

爾後,法蘭西斯才知道,伊凡是把他從頭到腳當成女孩,當伊凡得知他性別是「男」時吃驚的表情,讓法蘭西斯笑了好久。可能是他名字的誤導,法蘭西斯是個男女通用的名,伊凡把他當成法蘭西絲好幾個星期都沒察覺。

「怎麼了?」伊凡燦爛的微笑,法蘭西斯對於美麗事物特別沒有抵抗力,不得不承認伊凡的笑容的確漂亮,而且是發自內心的微笑。

只不過他開始懷疑當初見面時的伊凡是個假想人物,說不定是自己在做夢。伊凡常常不自覺說出刺傷人的話,就像現在,一臉的無辜,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開心的笑臉卻意外的和向日葵相稱,同樣燦爛奪目。

「你喜歡向日葵嗎?」法蘭西斯問道,突然想到村莊的南端種了一大片的向日葵,估計現在是開花的時間了。

伊凡愣了一下,目光下垂,笑容中帶點什麼:「喜歡呀,向日葵是代表我們家的花朵。」

靈敏的法蘭西斯當然有察覺到伊凡想到什麼不開心的事情,他拉住伊凡的手,輕輕的:「走吧!我們去看看!」

伊凡遲疑,最後笑開了,回握住他的手「好啊,法蘭西斯!」

陽光下,伊凡淡金色的髮反射著日光,耀眼卻不刺眼。

手心的溫度在兩人間傳遞,溫暖的就像是那片金黃色的向日花田……夏天,終究會結束;而冬天,是會緊接在秋天後到來的。


 

向日葵凋謝的日子.

大人的事情,小孩子永遠不懂,即使他們擁有的才是最沒帶任何偏見的看法。

村莊的大人們,總是聚在一起。男人們在農閒時去到酒吧廝混,女人們則是圍在一起三姑六婆,法蘭西斯發現,這些人之中並沒有伊凡的父母親。

原本以為是剛搬來和大家不熟悉,但是在現在住東邊的新居民彼得老早就融入人群中,他老婆珊妮則是加入女人們的圈圈中。就是沒有伊凡他父母親。

「從北國來的叛亂份子。」大人們是這麼說伊凡他家的。

兩個人躺在草地上打滾,當法蘭西斯想到這件事對伊凡提起,伊凡臉色一變,一反平時溫和的笑容,他很緊張的抓住他的肩膀:「你是聽誰說的?」伊凡的雙手在顫抖。

「大人那兒嘛,大家都這麼說的,老媽還要我不要去找你。」法蘭西斯才不會理母親的話,要他不去接近美麗的事物實在有些困難,尤其伊凡他家中還有三位漂亮的女性。

伊凡震驚的放開法蘭西斯的肩膀,很快的往家的方向跑去。平時,伊凡總會跟著他到家門口,才依依不捨的踱步回家,這是第一次伊凡丟下他獨自跑掉。

總覺得有點失落,當下法蘭西斯是這麼想的,他邁著步伐緩緩沿著小路回家,第二天,他懂了伊凡令人費解的行為。

死人、血、伊凡的父母伊利亞以及安娜的死去的身體,大姊萊伊娜斗大的淚珠,小妹娜塔莉亞冷峻的神情,還有伊凡端著步槍指著他顫抖的雙手。

法蘭西斯在傍晚時到伊凡家見到就是這樣的怵目驚心的景象。

「娜塔莉亞!不要!」伊凡驚叫著阻止娜塔莉亞的聲音把法蘭西斯的思緒喚回。娜塔莉亞已經將匕首對準他的頸子,正要射出去,伊凡制止了他的動作才讓法蘭西斯保住一命。

「你……」法蘭西斯被滿屋子的血腥味嚇住,張著口只發出一個單音。

伊凡用力的搖頭,要法蘭西斯不要出聲,這才把對準他的槍口放下,整個人跪在地上,不顧離他只有十幾公分的陌生人屍體。沒見過的死人身旁散落著武器,顯然剛才經過激烈的打鬥。

「哥哥!」娜塔莉亞看見伊凡跪下的動作,用力推開法蘭西斯,拉住伊凡的手:「哥哥不要怕,娜塔在這裡。」

萊伊娜走過來抱著弟弟妹妹,伸手擦去伊凡臉頰上的血污,眼淚一刻也沒停。

法蘭西斯突然覺得他出現在這裡是多餘的。

第二天,伊利亞和安娜被路過的村民發現,大夥兒經過討論後決定將他們安葬在村莊南方的邊緣,至於不請自來的陌生人屍體就以火焚燒。

但是,三個小孩卻不知去向,沒有人知道他們去哪了,大家都對此抱著悲觀的態度──他們不可能還活著。

法蘭西斯默默的望著手中的向日葵,伊凡臨走前塞給他這麼一朵枯萎的向日葵,一句話也沒說。

成年後,從偶然在城市中相遇的萊伊娜口中得知,伊凡在幾年前搭上前往新大陸的船,而妹妹跟著哥哥一起,萊伊娜笑著,她也要過去那個同樣有著大草原的地方。

希望可以像是他們的共同回憶,握著對方的手在草原上奔跑,無憂無慮的快樂。

然後,法蘭西斯從此再也沒見過伊凡,所有的一切都只剩下記憶,黃褐色的向日葵就像他的回憶,失去了鮮明的色彩。


 

向日葵的花語

沉默的愛情。

伊凡手握韁繩趕馬,姊姊和妹妹坐在後頭的馬車車廂裡。

秋風吹過將父母、家族和過去拋在後頭。

他也把一輩子愛情的分量留在離去的地方,和著那朵向日葵一起。

 



三百年後,有個小男孩同樣叫做法蘭西斯,在小時候某次搬家發現隔壁的鄰居有個再一次把他誤認成女孩的伊凡……

故事又繼續從停頓的地方,一個從天而降的向日葵花盆開始……

這次,多了日光和雨水,向日葵的生長茁壯產生截然不同的結果。

或許將是更燦爛的綻放吧。


-fin-
-------------------------------------------------

前世。

其實我很討厭因為前世被綁住的愛情。

因為寫了伊凡小時後,據老妹之言,看時空背景他和阿爾年齡差了大約300歲(炸)
這是普通人的故事不是國家啊,三百年後伊凡早就化成灰了。
稿子又捨不得丟這篇只好當番外的番外(啥東西),和故事主軸的伊凡、法蘭西斯一點關係也沒有唷☆。

----------------------

舊文,2010年10月10日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