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弘道♡

喜歡的東西很多,這裡主貼APH春待組舊文和Ensemble stars涉友文☆

【APH】《四角形和對角線》陸-直線

※女性向

※此篇文章與現實世界任何國.家、團.體、出.版社無關,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的二次創作 

※架空

※主要CP:米露、英法。




6. 直線

阿爾抓著馬特的手,不顧馬特在後面要他等一下,他逕自拖著馬特到亞瑟工作的地方──那棟建築就像是電影中會出現的辦公大樓,阿爾開始想像他像英雄一樣可以在光潔的玻璃窗上跳躍。

自從某一次亞瑟和法蘭西斯協議後,馬特以及法蘭西斯決定搬去和阿爾以及亞瑟住在一起,這讓兩個小孩恢復同以往一般的開心,不再老是專注於自己在遠處的雙胞胎兄弟。

「馬特!快點來!」阿爾拉住馬特的手,嫌他動作慢,轉而直接拖著馬特走:「馬特,亞瑟好不容易才讓我去看他工作地方的。他每天都窩在那裡很晚才回家,肯定是有甚麼好玩的不告訴我們!」

「阿爾,亞瑟他是去工作,我們不應該──」馬特試圖阻止阿爾的任性。然而顯然沒半點用處,阿爾自顧自抓著馬特的手進入商業大樓。

阿爾拿著亞瑟給他的識別證,開心的跑向櫃檯:「先生、先生!」裡頭的人眼神銳利的打量這活力充沛的小孩,接過阿爾遞給他的證件,檢查它並無任何問題後,他開口。

「孩子,跟著你們的大人呢?」

阿爾在鋒利的眼神下一愣,下一秒他又恢復精神:「先生,我們、我和馬特,正在進行一項艱難的任務。」他做了揮拳的動作:「Hero我要打擊惡勢力!」他很顯然的把馬特遺忘了。

「嗯,很好。」那個有著銳利藍眼的人整理一下櫃檯上的物件:「可是,沒有大人陪同,還是不可以進去。」說完就不理睬他們。

知道自己因小孩的身分,而被四周人們盯得渾身不自在的馬特喃喃地說:「阿爾,我們還是先回去吧,你把負責照顧我們的托理斯關在廁所,自己跑出來,這很有可能會令他挨罵……而且我們也要有他帶領我們,我們才能進去這棟建築物。」

阿爾的力氣異於常人,他曾把已經是成年人的亞瑟用單手推倒只因為他不想吃不加糖的麥片粥,亞瑟那次摔斷了手腕,足足兩個月才痊癒。亞瑟的受傷教會阿爾他必須控制自己的力道,不然會傷到人。他就是用這種蠻力把托理斯關進廁所。

垂頭喪氣的阿爾難過的問:「馬特,難道你一點也不想去看看法蘭西斯嗎……?」

馬特不再碎碎念,他牽住難得沒精神的阿爾走到大樓外的噴水池旁坐下:「我們坐在這裡等等,亞瑟和法蘭西斯出來的話說不定會看見我們。」

托里斯在第二十個人問他們倆「你們的父母呢?在等他們嗎?」這類問題時,從廁所脫逃出現在他們面前,他向那第二十個這麼問的人解釋說他是他們的保姆,被那人狠狠的罵了不負責任。托理斯顯然很難過,馬特知道托理斯這人對很多事情都看不開,現在則是對自己沒看好他們感到嚴重自責,但他還是提起注意力放在這兩個他看顧的小孩身上。

馬特想向他道歉,托理斯摸摸馬特的頭表示他不介意,這讓馬特更加感到過意不去。安慰馬特不成的托理斯只好把重點放在相較於平時臉色顯得黯然的阿爾上:「馬特,阿爾怎麼了?」

「托理斯,我們想要進去看看亞瑟和法蘭西斯,可是我們是小孩,沒有大人陪同不能夠進去……」其實馬特也很想見法蘭西斯,平時都是給托理斯照顧他們倆直到他們熟睡,法蘭西斯才回到家,然後在他還沒清醒時,他和亞瑟就出門了,將近有兩個月沒好好和法蘭西斯說話了。馬修想著,覺得鼻子酸酸的。

「啊。」看見連馬修都開始陷入低潮,托理斯抓抓臉頰:「我去問問可不可以讓你們進去。」他說完取走阿爾手上的識別證,走去櫃檯和那個有著銳利眼神的人商量一番。

阿爾充滿期待的看著這一切,活躍的神情又回到他臉上,馬特早已習慣看著他兄弟表情的千變萬化。

「好了。」托理斯從櫃檯走回:「等到亞瑟辦公室派人下來接我們,就可以進去了唷。」安撫的拍拍雙胞胎的腦袋,在準備蹲下與孩子們視線平齊時被阿爾一把摟住脖子:「托理斯,你真是Hero的最佳管家!」

馬特也很開心,他原本沒有抱著可以見到法蘭西斯的期待,加上他也好奇建築物裡頭生的什麼樣子。

「好好。」摸摸阿爾的頭,托理斯沒有反駁阿爾擅自把他當管家的宣言:「接你們的人應該就快到了……」他的表情很明顯的一愣:「嗯,他到了。」他告訴兩個小孩。他們順著托理斯的視線望去,一個和托理斯、亞瑟他們差不多年紀的男性從底部的電梯中走出,有著白金色的髮和紫色的瞳。

阿爾明顯的注意到那人的眼睛:「和馬特一樣的紫色!」他指著那人喊。馬特趕緊摀住阿爾的嘴以及拉開他不禮貌的食指。雖然知道阿爾是想和那新登場的人拉近關係表示親密,才這麼做的。

那人笑笑表示不介意,轉而和托理斯打招呼:「嗨,托理斯。」托理斯僵硬微笑著點點頭,表示他有事必須先離開。在他走後,那人就轉向兩個小孩:「阿爾和馬特?」

「是的!」阿爾看見這人莫名的興奮:「我們要去找亞瑟了嗎?先生你叫什麼名字?」他們一起踏入電梯時阿爾還連珠似砲的不停追問。

那個人微微一笑,在阿爾眾多問題砲轟下選擇了一個最重要的做為回答:「我是伊凡‧伊凡諾維奇‧布拉金斯基。叫我伊凡就好了。」電梯門在伊凡話語結束時敞開,隨之映入眼中的是忙碌的人們。

鍵盤敲擊的聲音、電話響起的鈴聲、討論交談的嗓音在這一層樓的空間中迴盪,伊凡示意兩個小孩跟著他走,途中不時有人投以好奇的目光,但他們並沒有上前詢問,僅是瞥一眼後轉而專注自己的工作。

馬修對於宛如電影的場景半是驚奇,正如他所想的,亞瑟的辦公室位於最裡面,有著巨大的玻璃窗可以看見人們工作的情形。

「阿爾!馬特!」他們想見的亞瑟拉開有百葉窗掩蔽的門,看見阿爾和馬修立刻放下手上的一疊紙張,招手要他們過去。阿爾和馬修毫不猶豫的撲向幾乎兩個星期沒見的亞瑟懷中。

「你們怎麼過來啦?」亞瑟摸摸阿爾的頭,問著馬特。他原本以為阿爾只是隨口說說想要來這邊,沒想到給了他通行證之後,兩個小孩真的跑來了。要轉兩條不同線路的地鐵啊!估計是馬修帶路的。

「托理斯帶我們進來的。」阿爾替馬修做回答,他省略了把托理斯關進廁所的那段。要是讓馬特說,馬特一定會照實報告,那他們肯定逃不了一頓挨罵。

「亞瑟先生,你在五分鐘之後有一場會議。」伊凡對於亞瑟一家感人的相聚場面毫不動容,依舊維持不變的表情打斷亞瑟的幸福時光,把他拉回一點不想面對的現實。「是你父親柯克蘭先生主持的。」

亞瑟咬牙:「好啦!我又沒忘記!」他老爸超級囉嗦,要是遲到了可不好。亞瑟放開兩個小孩,交待他們要好好聽伊凡的話,取過伊凡手中的文件後快步離開。阿爾和馬修尚未點頭應答,亞瑟就已經消失在他們的視線範圍。

「亞瑟好忙喔……」難得會看場面說話的阿爾望著亞瑟離去的方向:「嘿,馬特,我們還沒見到法蘭西斯呢。」馬特知道法蘭西斯可能像他之前一樣,截稿日期前關在某處的工作室裡忙碌,馬特想見他卻不想打擾到他工作。他對阿爾說不要緊,阿爾眨了眨眼不再追問。

伊凡要他們乖乖待在亞瑟的辦公室裡,消失了一陣子後,手上拿著兩杯牛奶重新出現在他們面前。看著白色的液體,阿爾一點也不想把它吞進肚子:「伊凡,有沒有可樂?」他抬頭問伊凡,對於阿爾的問題,伊凡終於做出不同於微笑的表情,他挑了一下眉。

「你是……阿爾吧?」伊凡和他們一起坐下,意外的在見第一次面後可以分辨出雙胞胎的不同:「要知道,喝牛奶可以幫助長高,阿爾可不想當侏儒英雄吧?」

「當然不想!」阿爾的興趣馬上被他最愛的英雄話題吸引住,他本來就對伊凡很感興趣,從他口中聽見喜愛的事物讓阿爾興奮,而且還乖乖喝了牛奶。這連照顧他們有段時間的托理斯都辦不到。

馬特早就喝光他杯中的液體,聽著阿爾單方面的和伊凡聊天,在亞瑟桌上發現他們兩個小孩的一些合照,他的新發現被阿爾注意到,一同擠過來觀看。

「這是我們剛開始上學的時候!」阿爾指著某一張:「不過那時我們還沒遇見亞瑟吧?」在某方面特別精明的阿爾疑惑,馬特也不曉得為何這些照片會出現在亞瑟的辦公桌上。

「這是你們的叔叔法蘭西斯拿給亞瑟的。」伊凡解釋道,他抽出櫃子上的相冊,翻開來給兩個孩子看:「聽亞瑟說,是你們媽媽的遺物……嗯,抱歉。」

「媽媽啊……」馬修摸摸照片,他想到媽媽還是有一點點難過。阿爾安慰的拍拍他:「媽咪在天堂很快樂,不用那麼辛苦。」馬特望著阿爾,知道阿爾其實也有點低落但他沒有表現出來。大概是察覺他們的情緒,伊凡摸摸他們的頭。

被伊凡的動作轉移注意的阿爾,凝視著伊凡好一會兒,問:「伊凡,你幾歲啊?家裡如何呢?」

「十八。」對於自己提起讓雙胞胎傷心的事情有點在意,伊凡半是補償心態詳細回答阿爾莫名其妙的問題:「我家有一個姐姐和一個妹妹。她們沒有和我住,都離開家裡去別的城鎮讀書了。」

阿爾點頭表示他懂了,拉起伊凡的雙手:「你了解我們家嗎?對我家滿意嗎?」

馬修察覺阿爾的動作,已經明白他接下來要做什麼了,他開口制止阿爾:「阿爾,別……」阿爾卻打斷馬修的話:「馬特,等我說完。」

「嗯?還好?」不清楚阿爾為何這麼做的伊凡一頭霧水的回答阿爾的問題:「亞瑟常常提起你們家,我和法蘭西斯也算熟……」

「你喜歡有狗在庭院跑的房子嗎?喜歡一家人在周末開著休旅車去野餐嗎?」阿爾聽見伊凡沒有否定,他有點開心的接下去問道。

又開始了。馬特用雙手掩住臉,阿爾自從看了某部電影之後,碰見他有好印象的人他都會開始……馬修沒辦法阻止他。對不起,他盡力了。

伊凡尚且搞不懂阿爾的行為,就自己的真實感覺點了頭。阿爾見狀開心的進行下一階段。

「我的生命唯一的缺陷就是少了一人陪在我身邊。所以我選擇了你,請問你可以在我未來的下半輩子陪伴我嗎?」阿爾一本正經的握緊伊凡的雙手,拉著它們靠近自己。

「什、什麼?」伊凡整個人愣住,在他還沒反應過來之前,阿爾伸長頸子,把自己的唇貼上伊凡的嘴唇:「我們未來就一起度過吧!」

馬修聽見辦公室門口傳來乒乒乓乓東西掉落的聲音,他拿開遮住臉的雙手,看見亞瑟和法蘭西斯瞪大眼親眼目睹這一切的發生。有誰會想到阿爾「又」和一個認識不到半天的人求婚呢?而且對象是伊凡?

「我再考慮!」伊凡還陷在自己被九歲小孩求婚的震驚中,他放開被阿爾握住的手。「嗯,法蘭西斯你們結束了啊。」為了掩飾自己的慌亂,伊凡轉而和剛剛出線在門口的亞瑟和法蘭西斯打招呼,並且收起他們飲用後的空杯子,故作鎮定的走出辦公室。

「法蘭西斯!」馬特有點高興的喊,他跟著阿爾到處作亂為的就是見到他的叔叔。法蘭西斯樂於見到自己的小姪子,很久沒好好看看他了。「嗨,馬特、阿爾。」

阿爾也很開心的撲到叔叔的懷中。

「嘿,伊凡,要不要乾脆把自己交給我兒子?」伊凡拿著杯子經過亞瑟身邊時,亞瑟伸手環住他的肩,調侃的問到:「他都向你求婚了,你就乾脆點吧?」

「……亞瑟先生,我才不想要你這種惡婆婆。」伊凡拍掉亞瑟的手臂,哼聲:「而且他是你弟弟不是你兒子吧。」

「誰是惡婆婆!」亞瑟怒吼。

法蘭西斯見怪不怪的安撫亞瑟,免得他把又把這裡給掀了。

-fin-

-----------------------------------------------------

老早想寫小阿爾和伊凡相遇的過程了,算是圓了一個妄想!
小時候的阿爾和馬修超可愛的啊~
真羨慕亞瑟可以擁有這個「樂園」!

------------------

舊文,2011年4月6日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