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弘道♡

喜歡的東西很多,這裡主貼APH春待組舊文和Ensemble stars涉友文☆

【APH】《四角形和對角線》伍-角

※女性向

※此篇文章與現實世界任何國.家、團.體、出.版社無關,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的二次創作

※英法、米露主線

※我想把他當情人節賀文(毆

 



5.角


「這件事不代表什麼,只不過是兩個受傷的人在互舔傷口。」

在事後,伊凡面不改色的穿衣,極為冷淡的拋下這句話,漠然的走向浴室。

阿爾沒有出言反駁,知道這對他們兩個來說,是不爭的事實。他仍然期望這其中有一些別的成分存在,例如愛情什麼的──但如果說出口,伊凡肯定會嗤之以鼻,就像剛才──

「伊凡,我們得好好的談一談──」阿爾抓住伊凡的手臂,他正要起身離開床鋪,被阿爾突如其來的拉扯跌坐回床上。

「阿爾弗雷德,你以為這什麼?」伊凡先是一愣,接著露出不屑的表情甩開抓住自己的手,冷哼一聲:「成熟點,小鬼。」

的確,成人的想法可能和大學生截然不同,他和伊凡的差距就像是一個出生的嬰兒和已經要四年級的孩子,足足有九年之差。九年,不是長到像光年一般遙遠,卻也不是能夠忽視的時間。

他和亞瑟,也不過只差了十一年的年齡,就已經如地面上摸不著的星星的距離:他和伊凡,和亞瑟相比,確實縮減了,難道能成為觸手可及近在咫尺的存在?

伊凡甚至比亞瑟,還要更加的、更加的……抓摸不定。

可能是民族的不同,他無法了解伊凡的價值觀,認為它們有些古板,但和亞瑟規矩上的制約又有些相異,伊凡是無法認同他行為的理由。他們很少因此爭執,大概相互了解彼此有所差別,對於自己看不順眼的都冷眼旁觀。

伊凡從浴室走出,一言不發的取過大衣,拿了個人物品走向玄關。

「等等!這麼晚了你要去哪裡?」阿爾再次抓住伊凡的手臂,對方濕漉漉的髮都尚未擦乾就及著出門,幾滴水珠隨著他的動作飛濺到阿爾的臉頰上。

「我去哪你不用你心煩,瓊斯先生。」伊凡宛如陌生人初次見面般的掛上微笑,從阿爾手中抽回自己的手臂。

門在下一秒掩蓋住外頭傳來的聲響,把世界一分為二。阿爾呆在突然空虛起來的屋子裡,默默的坐在靜謐的空間。

 

水聲打在窗櫺上叮咚作響,外頭下著雨,雖然是假日接近正午,天空仍然灰撲撲的一片。

阿爾其實有點累,昨天的事情加上連續幾天下來的睡眠不足,讓他腦袋一片混亂和昏眩,他賴床賴到快要午餐時間才不情願的爬起來。

走過伊凡房間,沒有他回來過的跡象,搔著後腦勺翻著電話旁的外送專線隨便閉眼用手指一間,就這麼撥出去了。

亞瑟和法蘭西斯建議他們住的這間屋子,麻雀雖小但五臟俱全,畢竟是亞瑟的人脈找來的,一樓還附有一間小廚房可以作一些簡單的餐點,有看過伊凡在用,他偶爾會作一些傳統點心之類的,據說是要送給同事和家人分享,他曾禮貌性的請阿爾品嘗味道,很意外的他手藝還不賴。

不知道是不是法蘭西斯教他的。

阿爾甩甩頭,對方拒絕的態度一目了然,沒必要讓自己產生負面情緒。他雖然臉皮厚但也是有自尊心的,再聽伊凡的冷言酸語下去,不知道拳頭還會不會不受控制的招呼到對方身上。

門外傳來騷動,阿爾還在想餐館的人怎麼動作這麼快,急急忙忙的跑去應門,卻發現是他親愛的同居人。伊凡渾身濕透,雨水順著大衣圍巾不斷的滴落,在玄關形成一攤攤的小水窪。

「你回來啦。」阿爾盡所有可能,讓自己看起來正常些。

「嗯。」伊凡不冷不熱的回應一聲,他進門後也沒往浴室換下濕透的衣物,反而走而直接回房間。

照那傢伙愛乾淨的個性,應該不會就讓自己帶著汙泥進房間,上次只不過是穿著三天沒洗的襪子踩進去就被厲聲警告接著被趕出去。

「伊……」踏在伊凡留下的水漬上差點沒滑倒,阿爾半奔走的跑到伊凡的房間:「喂……不會吧……」

正如阿爾所想,伊凡半躺半坐臥的掛在床緣,臉上帶著不自然的潮紅,意識早就模糊不清了,連自己靠近他都沒有察覺,他上衣可是昨天晚上的那件沒換過,順帶一提前天和大前天也穿這件。

阿爾嘆口氣,伊凡剛才可能是硬撐著回來這裡的。這就是伊凡不知變通的地方,總是要堅持回來住的地方。要是亞瑟的話可能會找間旅店躺一下等雨停。

阿爾還沒聽說過連續兩天沒睡,第三天又在外頭淋雨吹風,加上入秋微涼的天氣,有哪個人不會病倒的。

 

阿爾很少看見伊凡露出茫然的空白表情,原本蘊藏在雙眸中的靈魂想是被病毒侵蝕去了,留下一對沒有靈魂的紫水晶。映著微弱光線的寶石瑰麗誘人,他甚至覺得一直維持這樣也不錯……

這樣突如其來的想法在觸碰到伊凡的滾燙的肌膚後立刻被拋諸腦後,印象中他的皮膚微涼,也不是這樣不健康的紅色。

半拖半抱,簡單替伊凡更衣和拭乾身體,阿爾順手拉開客廳櫥櫃抽屜,翻找了一下才想起之前放置在這的耳溫槍在某次泡澡時很不小心的掉進浴缸中……取過水銀體溫計,在走回房間的短暫距離中握緊拳頭……而他似乎還沒辦法以平常心面對曾經他認為結合在一起的身體。

伊凡因為高燒不適皺緊的眉頭,他忍不住伸手按壓,想要令它們舒展開。

伊凡再出門前告訴他要成熟一點,但是他做不到!難道伊凡可以這麼不珍惜自己,讓在意他關心他的人傷心嗎?雖然那是個人意志,怎麼可以如此自私!?一想到他抱過的身體被如此對待,令他想好好的訓伊凡一頓,雖然,伊凡從來不把他列在重要的人之中。

亞瑟大概是知道這點才對伊凡很苛刻,絕對不是因為他姓「苛刻」蘭什麼的。

第一次見到伊凡,他是法蘭西斯帶過來的,阿爾對他最深刻的想法是難以深交,表面上和藹可親,卻又拒絕任何人的關心於千里之外。看著他對法蘭西斯的笑容就知道他的心只對一個人打開。

伊凡之所以願意展現部份給亞瑟看,是因為亞瑟的關心永遠都拐著彎來,說不定要如同亞瑟這樣伊凡比較接受。但阿爾不是亞瑟那個傲嬌,他只會打直球,暗示隱喻什麼的不是他的個性。

之後相處過程,他知曉了伊凡不善表達,正確來說,他不願意表現真實的自己,老是搞不清楚他是真的不高興,還是在開玩笑。

無解的答案。阿爾嘆口氣,搔著頭起身,正要跨出房門時聽見因為發燒而沙啞的聲音。

「你要走了嗎?」伊凡原本柔和的嗓音被病毒磨得幾乎不見蹤影。阿爾愣了一會兒,才懂得他在說什麼。他雙眼緊閉,可能是在對夢裡的誰說話吧。

阿爾步回自己房間拿取車鑰匙。期望那些,只是空談。

 

把伊凡弄上汽車後座,往醫院的方向前進。和之前相比,抱著他時伊凡安靜的像小貓,全身軟綿綿的,任由阿爾擺佈,頭靠在他的胸前讓他不自覺的想要收緊臂膀。

伊凡安靜的躺在後座,車廂裡只有汽車馬達生在空間中迴盪,阿爾握緊方向盤往醫院的方向疾駛,努力讓儀表板上的指針不超過路邊的標示的限速。

看著伊凡被醫護人員推進醫院建築物後,他將車停好,慢步踱進醫院,藉由浪費時間來整理自己的思緒,現在重要的是伊凡的健康,而不是自己腦袋中風花雪月的事情。

前往護理人員告知安置伊凡的病房,同房的其他病人拉上簾幕休息,讓空間狹窄不少,角落窗邊的伊凡依舊擰著眉絲毫不安穩的睡著。阿爾突然想起小時候發燒時,馬修會用溫熱的雙手握緊他的手,好似這樣就能替阿爾分擔一點過高的體溫,雖然對高燒沒有實際上的作用,不過他兄弟體貼的舉動令他安心不少。

再被褥下找到伊凡的手,他模仿馬修,用雙手緊緊包住那隻冰冷的手,伊凡卻因這行為驚醒了。

「法……阿爾?」伊凡起身,原本皺著的一張臉轉為困惑,好像握住他手的不應該是他,而是那個到處拈花惹草的法國人。真令人生氣。他叔叔永遠會擋在他前面嗎。

「嗯,你發高燒到四十度,我只好把你送急診了。」阿爾升起想要放開手裝做不在意的念頭,反正……伊凡卻拉起他的手,貼在自己的臉頰上。

「你的手好溫暖。」伊凡兩上綻出笑容,阿爾在半混亂的腦袋裡猛然想起法蘭西斯提過的,像是燦爛向日葵般的笑,他一開始以為那是在唬弄,現在他明白了,那是打從心底高興的微笑。

阿爾還沒反應過來時,伊凡已經鑽回被窩中,在抓著他手的情況下沉沉睡去。

這到底是發燒後的胡言亂語,還是伊凡又再次耍他?這個問題如果拿去問平時清醒的伊凡,得到的大概會是一句讓他心情低落的話吧……

很想、很想再見到一次那樣的笑容。

 

「阿爾弗雷德,你明天給我去上學。」馬修氣勢無限,臉上掛的眼鏡反射著光線,從他還帶著厚重的課本就知道剛從學校過來,但即使是發飆前兆的馬修也無法引起阿爾的注意力。

「嗯?」阿爾從漫畫堆裡抬起頭,彷彿很疑惑馬修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馬修一把抽走美式英雄漫畫,捲成棒狀狠狠往阿爾頭上敲下去:「上學,懂嗎?教授已經告訴我說,如果你再不出現,他只好大發慈悲的把你當掉,我相信亞瑟會很開心得知這個消息的。」不容許反對意見的態度讓阿爾只好正視馬修,放他兄弟不管馬修可以碎碎念上一個小時。

伊凡在醫院待了兩天後就出院,其實並不是多嚴重的病,但身體勞累後的重感冒還是讓他在家裡躺了兩個禮拜,在第三個禮拜週一準備去上班卻被阿爾關在家裡,非要等他完全復原了才准出門。

現在已經是第三週週末了。

這已經不是第一個要阿爾去上學的人了,一開始從亞瑟、法蘭西斯,同班同學、同年齡的女孩……一個個來到家裡請求、威脅、利誘他到學校,統統沒有用。順帶一提法蘭西斯的來訪造成了反效果,讓阿爾更是死賴臉皮的關在家裡;同年齡的女孩則是惹得伊凡態度冰冷,她們居然敢去向他要電話還真不怕死。

發現坐在沙發上手拿著熱可可的伊凡一臉笑意望著他:「阿爾,你就去上學吧,我明天要去上班了。」奇妙的對話讓阿爾突然明白,馬修是伊凡叫來的,目的是逼他去上學。

「你還……」阿爾欲言又止,總不能一直把伊凡綁在家裡吧。

「沒事的。」伊凡伸手捏捏他的手掌,笑容溫暖、沒有惡意。

只是一個簡單的動作不知怎麼的阿爾就放下心了。他手指穿進伊凡的指縫間,握住,讓他意外的事就這麼發生了,伊凡屈起指頭回握他的手。世界突然明亮起來。

(「你願意了,是吧?」)(「是的。」)他幾乎可以聽見伊凡這麼說。

 

-fin- 
 
--------------------------------- 
 
難得的更新....就當是情人節賀文吧揪咪唷(遭毆 
 
2/15 偷偷改了年齡差><" 

----------------------

舊文,2011年2月11日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