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弘道♡

喜歡的東西很多,這裡主貼APH春待組舊文和Ensemble stars涉友文☆

【APH】《四角形和對角線》肆-平行

 ※女性向

※此篇文章與現實世界任何國.家、團.體、出.版社無關,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的二次創作 

※架空

※CP: 英.法米露四人,亂七八糟,能接受再進入





4.平行

 

雙胞胎

法蘭西斯原本以為雙胞胎的心電感應是那些科學家隨口胡謅的,一直到他親自扶養雙胞胎中的其中一個兄弟,才推翻他以前的想法。

馬特一天到晚告訴他,阿爾今天怎樣,昨天又怎麼了,前天阿爾跌倒受傷馬特很擔心他會痛。法蘭西斯一度還以為馬特有人格分裂或幻想症。

法蘭西斯承認他有私心,妹妹夏洛特死去後留下兩個小孩,夏洛特要他收養一個,另一個交給科克蘭家族去安排。他選擇了擁有紫眸的馬修,和他童年玩伴那雙眼睛相同的色澤。

其實那時是馬特的兄弟阿爾推著馬特要法蘭西斯帶著馬特走。「馬特太害羞了會被欺負。」阿爾斬釘截鐵的說道,不管馬特的抗議。

阿爾弗雷德和馬修之間除了眼瞳色澤的差異外,並沒有長幼之分,生下他們的夏洛特也不清楚馬特和阿爾誰先出生的。阿爾自詡為哥哥要保護馬特,但馬特告訴法蘭西斯,先出生的是他自己。

「我看見光,然後感覺到另一個人也見到光了。」

 

那天,馬特很罕見的沒提到阿爾,法蘭西斯以為他終於忘了阿爾。在當天,法蘭西斯牽著馬特走在他平時不會去的街上,馬特突然叫著「阿爾──」甩開他的手鑽進人群不見蹤影。

法蘭西斯好不容易追上去,看見馬特和阿爾因為再相逢而開心的相互拍著手。一旁同樣的也站著一位大約是阿爾的監護人,很可惜的是,是位男性。

「嘿,法蘭西斯!」阿爾瞧見法蘭西斯後揮著手和他打招呼,見到兄弟的興奮在藍眼中閃動。

「你好,我是亞瑟‧科克蘭。」擁有綠眸的男性伸出手,常見的姓名和罕見的粗眉。

法蘭西斯回握:「法蘭西斯‧波諾弗瓦。」有力的手腕。

在簡單不過的招呼後,亞瑟瞇起綠眸:「你就是阿爾的叔叔?為什麼要拋下阿爾?」

感覺亞瑟不悅,法蘭西斯一笑:「我只是尊重阿爾和馬特的決定。」

「你不應該拆散他們。」責怪的意味。

「亞瑟‧科克蘭,我沒必要站在這裡聽你訓話。」死板的英國人。「馬特,我們回家吧。」法蘭西斯轉身。

兩個孩子早就因他們短暫的爭吵停下看著他們,馬特依依不捨的和阿爾道別,抓著法蘭西斯的袖子跟著他回家去。

「法蘭西斯,我可以打電話給阿爾嗎?」馬修的眼中閃著期待,法蘭西斯對馬特有些不好意思,他因為個人的因素佔了馬特與兄弟相處的時間。

「當然可以。」法蘭西斯寵溺的摸摸馬特的頭。

其實法蘭西斯知道亞瑟說的沒錯,他不該將阿爾和馬特分開,但他身為設計師,不穩定的工作沒把握可以同時負擔兩個小孩的生活教育費。

但他就是忍不住,嚥不下那口氣,法蘭西斯受不了被人指著鼻子罵。

為了馬特和阿爾,他覺得他有必要和對方談談。

從馬特那兒要了亞瑟和阿爾家裡的電話,撥通後亞瑟答應了他會面的邀約,聲音生硬有理。

亞瑟帶著厚重的磚塊書來到約定的地點,法蘭西斯才知道亞瑟只是個大學生,他本來以為亞瑟是個有娃娃臉的社會人士。畢竟不懂得維護自身權益是所有大學生的通病,為了非親生的兄弟居然對初次見面的陌生人指責,碰到這種人還是頭一遭。

法蘭西斯遞出他親手設計的名片,意外的發現亞瑟同樣也交給他一張名片,身為大學生的亞瑟職位屬於科克蘭家族企業的一員。

「設計師?」亞瑟壯觀的粗眉挑起,然後皺成一堆:「我還以為你是靠女人吃飯的小白臉。」

雖然不是第一次這麼被人說,法蘭西斯還知道自己的臉和態度可能容易招人誤會,倒也不生氣,只是,只是笑了笑。

「阿爾還好嗎?」

「除了很想馬特,其餘的都很好。」亞瑟這麼說著。


 

名片

公司請來的工讀生伊凡撿起亞瑟隨手丟在桌上的名片。那是法蘭西斯遞給他的,亞瑟把電話號碼輸入手機後,就把已經對他無用的紙片扔在一旁。

「亞瑟先生,名片請您隨手收好……」伊凡一如往常的諷刺,在亞瑟尚未回嘴時,伊凡卻突然反常的沉默。

「伊凡?」亞瑟疑問,伊凡向來是對他說話毒死人不償命的,居然沉默不噢,想必不是什麼好事情。

「我記得。」伊凡一頓,有些遲疑的開口:「科克蘭先生要您成立一個新的服裝事業部門?」

亞瑟挑眉,比一般人粗的眉毛驚人的往上舉。科克蘭先生指的當然是他父親,或許是為了給亞瑟一個考驗,爸爸要他建立並管理一新部門。

為了令人頭大的事情,亞瑟請了一個商學院的學生幫他打理那些瑣碎雜事,正不巧人事部給他一個全校他最看不順眼的學弟。

伊凡的態度讓他疑惑:「你有什麼話就直說吧,伊凡,支支吾吾事實在不像你。」

瞪了亞瑟一眼,伊凡取下櫃子上幾個資料夾攤開:「我們缺個設計師,了解時尚的人正是適當人選,亞瑟先生。」

「所以就隨便找一個?」

「服裝設計師是追求時尚的人。」伊凡閉眼,亞瑟從他嘴裡聽見意外的名字:「而法蘭西斯是我見過最了解那個領域的人。」

亞瑟莫名於伊凡突然低落的情緒,但他還是交代人事部連絡法蘭西斯,通知他在星期一來面試。


 

直屬學弟

亞瑟曾經是個小混混或是之類的東西,儘管他已經洗手不幹了,但不得不承認,亞瑟很懷念他在街頭上和安東尼奧互毆的美好時光。

但是現在站在他眼前的新生,他的直屬學弟讓他重新萌生回去當不良少年的念頭。

那個斯拉夫人是個怪胎,大熱天脖子上圍了條圍巾,一臉笑吟吟的總覺得他不懷好意──剛才大夥兒進教室時,亞瑟只不過是不小心碰撞到那個高大的傢伙,之後同一堂課中,課堂老師要亞瑟上台解題,經過那混帳的座位時狠狠的摔了個狗吃屎。

「對不起。」那人微笑著拉他起來,亞瑟看著對方高大的身材,想著反正也就一個星期的這天才會見到這傢伙,大不了就退選!

亞瑟甩開對方的手,氣沖沖的踏上講台用力的寫下解答,決定不再去思考那個混帳的任何問題。

然後,亞瑟在迎新派對上看見他抽中的直屬學弟,一個有著淡金髮色、紫色眼睛、高大身材和天真微笑的斯拉夫人,他瞬間撕碎了那張寫著「伊凡」的該死紙條。

他們之間的樑子就此結下。

 

「為什麼是你!?」亞瑟指著出現在他辦公室的斯拉夫人,他明明要人事部找的是工讀生,不是混蛋。

「亞瑟先生,上星期就把履歷交給你了,而你也點頭答應了。」伊凡一歪頭:「還是亞瑟先生是個出爾反爾的人?」

亞瑟從桌上些為雜亂無章的資料文件中抽出那份履歷,上頭整齊的字跡寫著伊凡的名字,還有那張大頭照該死的不像眼前的人。

該說是詐欺嗎?照片裡溫和的笑臉和實際上的那個人──好吧。亞瑟揉臉,實際上是一模一樣,感覺是不同人純粹是刻板印象。

那天伊凡也不是故意絆倒亞瑟的,高大的斯拉夫人十在塞不下他的長腿進狹小的座位。況且他更不想請其他廢物來幫他打裡事務,倒不如找的有能力的混蛋。

「你可以留下。」亞瑟咬牙:「但要有心理準備,我會把你操到死!」

伊凡一愣,隨即微笑:「儘管來吧,亞瑟先生。」

亞瑟安慰自己,至少伊凡長得不難看,當個花瓶擺在角落欣賞倒也無妨。

-fin-

---------------------------------------------------------------

好久沒更新這個了~
在寫亞瑟和法蘭西斯,亞瑟和伊凡相遇的過程,還有亞瑟、法蘭西斯、馬修、阿爾間的關係。
裡面有微妙的英露成份......

----------------

舊文,2010年12月11日

關於英露成分,我那時應該想說的是宿敵之類的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