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弘道♡

喜歡的東西很多,這裡主貼APH春待組舊文和Ensemble stars涉友文☆

【APH】《四角型和對角線》壹-點

※女性向

※此篇文章與現實世界任何國.家、團.體、出.版社無關,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的二次創作 

※架空

※CP: 英.法米露四人,亂七八糟,能接受再進入





《四角形和對角線》系列
CP:英.法米露 四人


‧.點



法蘭西斯才剛和一位金髮美女道別,正巧看見一個在人群中顯得有些突兀的人影……並不是說那個人有說高大多突出,畢竟182公分的身高在歐洲人裡算是普通身高,而是那人不論四季都圍著一條米白色的圍巾,從法蘭西斯認識他開始就是如此,那時他們都只是個孩子。

伊凡‧布拉金斯基,不曉得是甚麼原因導致他一個人漫無目的的在街上閒晃。

「嘿,伊凡。」法蘭西斯走過去,直接拍上那人的肩膀,顯然心思根本不在櫥窗中物品的伊凡狠狠的嚇了一跳,馬上被老是一成不變的微笑蓋過。

法蘭西斯可沒看漏剛才伊凡紫色的眼中閃過的一絲期待,在看清楚來者為何人後,那份期待也跟著消失。

是在等待甚麼?

「是法蘭西斯呀。」伊凡露出招牌笑容,微微歪著頭和他打招呼。這孩子有事沒事就喜歡裝可愛,不過法蘭西斯猜想伊凡自己也不知道,只是他下意識的動作吧。

「伊凡啊,你該不會是躲在一旁偷哭不想給人看見?」法蘭西斯說出口之後馬上就後悔了,伊凡對真正察覺自己心情的人都不會給予好下場,法蘭西斯不是不想活了怎麼會犯下這種錯誤。

「法蘭西斯甚麼時候變得這麼愛說笑了。」伊凡立刻露出燦爛無比的微笑,但法蘭西斯可沒看漏伊凡臉上一絲絲的落寞。

那些都已經過去了。

 

一直以來,伊凡脾氣都很硬,他決定的事情,除非他自己判斷不適當,要不很少會做出更改的行為,就像伊凡曾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讓步?我可沒有這種這種服務喔。」

就是伊凡這種個性,當伊凡決定一路跟著法蘭西斯,待法蘭西斯察覺時他已經甩不掉伊凡了,只好打開公寓的門讓他入內。

不過伊凡一待就是到傍晚。

「哥哥說你呀,也該回家了吧……」天知道親愛的亞瑟發現伊凡出現在他家時會有甚麼反應,隨著亞瑟回家的時間將近,法蘭西斯開始準備晚餐,而伊凡還死賴著不肯離開。

亞瑟和伊凡,這兩個人永遠都不對盤,總是持相反意見,極少會有妥協的時侯,當然利益相同時例外。

法蘭西斯心知肚明,亞瑟不高興大多數的原因很可能是因為伊凡是他的青梅竹馬。

「原來法蘭西斯這麼小氣,連讓我借宿一晚都不願意。」聽見法蘭西斯這麼說,原本注意力在電視上的伊凡轉過頭來微微笑著,手中拿著亞瑟的茶具和紅茶,然後在亞瑟最不容任何瑕疵的紅茶中加入果醬。

「……」這時候要聰明的不正面回答問題,法蘭西斯在心底嘆口氣:「伊凡你沒地方住嗎?」

沉默。

「伊凡?」

「……我被室友趕出來了。」

說著,伊凡沒有露出任何惋惜的表情,還綻放出笑容:「還有法蘭西斯你逃避問題唷。」

法蘭西斯沒回話,很明瞭的沒問原因,他摸摸伊凡的腦袋,不意外的看著伊凡笑容逐漸斂去,低下頭來。法蘭西斯笑了,環抱住伊凡的肩。伊凡順勢把頭埋進法蘭西斯胸前,一句話也沒說。

被室友趕出來,其實伊凡心裡很在意吧。這個從小就看到他長大的傢伙本質一點也沒變,依舊很喜歡逞強。

 

「這是誰?」亞瑟‧科克蘭,曾經能夠做到呼風喚雨的前不良少年,正一臉不悅的指著賴在沙發上的伊凡。被指著的那個人帶著閃亮的微笑望向法蘭西斯,等待他的解釋。

好一個伊凡,麻煩明明是你惹出來的,卻把它丟給我解決。

「伊凡。小亞瑟,你不也認識?」法蘭西斯泰諾自然的做著晚餐。

「我當然知道他是誰!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邊?」亞瑟咬牙切齒的從喉嚨擠出這句話。

「我們的紳士家中不歡迎客人嗎?」伊凡微笑加深,特別親切和藹的說著內容與語氣不符合的話讓亞瑟把注意力轉到伊凡身上,故意的:「我聽說,亞瑟‧柯克蘭是個好客有禮的紳士呢,看來外面的傳言完全錯誤嘛。」

「只、有、對、你、例、外!」

「喔?原來紳士真的是假象呀?反正你不管再怎麼裹著紳士的皮,還是流氓一個,因為狗改不了吃屎嘛!」伊凡笑得很開心,法蘭西斯心想他們的客廳不保了。

如預料中的,亞瑟一把掀飛了客廳的桌子,一腳踩在伊凡前面,翠綠色的眼睛閃著狠戾的光芒:「你給我滾出去。」

「如果我說不呢?」

客廳裡氣氛頓時殺氣騰騰,相較伊凡四周怡然自得的氛圍,只能說是天壤之別。

「各位,吃晚餐了。」眼看亞瑟就快要掏出槍來,法蘭西斯趕緊出來打圓場。

伊凡勝利似的瞥了亞瑟一眼,神情自若的走向飯廳,全然不管亞瑟在他身後磨牙的聲音。

法蘭西斯對亞瑟招招手,後者一挑眉,把耳朵湊過來,法蘭西斯在他耳邊耳語;「伊凡沒地方去,他被室友趕出來了,你就委屈一點吧。」

亞瑟很罕見的沒反對,他瞭然的笑了,只道了句:「這筆帳算在你頭上。」

 

亞瑟沒真的動怒法蘭西斯是很慶幸,不過晚餐仍稱不上是愉快,餐桌上劍拔弩張的氣氛讓法蘭西斯無法好好品嘗美食,只能將食物草草嚥下。

飯後,簡單收拾碗盤,亞瑟用力踩著大步伐邁向書房,用力甩上房門。

「似乎心情不好呢。」伊凡帶著笑意,望著法蘭西斯說了這麼一句。

就不知道是誰害的。

讓伊凡稍稍振作精神的亞瑟已經回到書房了,沒了亞瑟,伊凡又回到法蘭西斯稍早見到他的狀態──隱藏自己的情緒,躲在他微笑的面具底下。

法蘭西斯瞥伊凡一眼,沒說甚麼,嘆口氣打開電視,兩個人默默的盯著電視,誰也沒先開口講一句話。

伊凡在等,法蘭西斯不知道他在等待甚麼,但他的注意力很明顯的沒放在眼前閃動的畫面上,僅是默默的坐在沙發上,雙臂圈住他自己的膝蓋,垂下的瀏海掩蓋住表情。

這樣的狀況不知道維持了多久,客廳中只有電視劇中男女主角深情告白的話語迴盪在空間中......法蘭西斯突然感覺肩膀一沉,伊凡早被疲倦打敗,靠在他的肩膀上熟睡。

挪動了一下姿勢讓伊凡直接枕在他大腿上睡得舒適些,法蘭西斯無奈的笑了笑,摸摸伊凡柔軟的淡金色髮絲。

就不知道亞瑟看見這一幕,會有甚麼反應。

 

門鈴響起,叮叮的聲音從門口傳來,提醒屋子的主人有人來訪。

亞瑟乒乒乓乓的從書房衝出來,瞧見法蘭西斯的腿上躺著伊凡時,著實愣了一下,接著警告的看了他一眼,才急忙跑去應門。

進屋的人和亞瑟笑著和亞瑟打招呼,一雙天空藍的眼睛直射過來,盯著法蘭西斯,應該說是沙發上的法蘭西斯和伊凡。

這位是伊凡的室友,法蘭西斯也認識。

正確來說,是亞瑟和法蘭西斯都知道這個人,當初伊凡在找租屋時,亞瑟的弟弟正好也在外尋找能落腳的地方,於是他就建議他們合租一間一房兩廳的公寓,好互相有個照應......這也難怪伊凡被室友趕出來,會來找法蘭西斯了,畢竟是他提議的。

出現在法蘭西斯面前的正是他,亞瑟的弟弟,伊凡的室友,阿爾弗雷德‧F‧瓊斯,有著耀眼的金髮和藏不住情緒的蔚藍眼眸,一個十分有活力的大男孩。

但是,阿爾臉上的笑容卻在原本開朗的臉上消失得一乾二淨,他面無表情的走近法蘭西斯,眼睛眨也不眨的直視法蘭西絲的眼睛。

阿爾的眼睛裡,盛裝著忌妒,還有著急。

說去給亞瑟聽他肯定不相信,以神經大條聞名的阿爾弗雷德會有這種情緒。

 

「不要多事。」平靜的敘述,阿爾弗雷德少見的嚴肅語氣顯得有些突兀。

法蘭西斯在心底微微一笑,望回阿爾的眼眸,那裏露出的情緒讓法蘭西斯覺得事情越來越有趣了。

身為當事人之一的伊凡大約是察覺到周圍的騷動,法蘭西斯感覺他動了動身子,眼睛緩慢而不願的打開,醒了。

發現來者為何人,伊凡很快的從法蘭西斯大腿上離開,手臂支起上半身,紫色的眼睛瞪向阿爾。

從伊凡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可以感覺出伊凡現在非常的不悅,但是身為讓伊凡不高興的對象,阿爾居然毫不受伊凡氣勢的影響,幾乎每個人都害怕伊凡不爽時散發的氣息,當他還是個孩子時法蘭西斯就見識過了。

沉默在他們兩人之間飄盪。

和剛才亞瑟與伊凡間敵對氣氛又不同,「冷戰」兩個字,大概就足以形容現在阿爾和伊凡間的狀況。

亞瑟有些手足無措的站在阿爾後方,很顯然的阿爾是他找來的,但是亞瑟肯定不知道這兩位的真正情形,要不就不會找阿爾來了,法蘭西斯安撫的看他一眼,亞瑟回以一個無所適從的苦笑。

他們已經幫不上忙了。

 

「你來幹甚麼?」

首先打破這種令法蘭西斯尷尬的是伊凡,他用降下冰點的語氣問著,身為伊凡青梅竹馬的法蘭西斯很了解他真正想表達的只有一個字──滾。

「該回去了。」不知道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阿爾伸手抓住伊凡的手臂,看樣子是打算把伊凡拉起來,很顯然的伊凡並不領情。

伊凡狠狠揮開阿爾的手,用上了全身的力道,了解伊凡脾氣的法蘭西斯知道他並沒有留情,阿爾的手立刻出現一條紅痕。

據法蘭西斯了解,阿爾也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人物,原本的善意被伊凡這樣對待,阿爾就如法蘭西斯所想的,沒有耐心的他直接抓住伊凡的雙手,以防伊凡抵抗,阿爾的力氣伊凡絕對是沒辦法掙脫。

「放開!」伊凡使勁掙扎幾次,阿爾可能認為有點礙手腳,他直接把伊凡抱起來,朝著門口走去,伊凡不是什麼弱女子,在他們經過玄關時還傳來打鬥的聲響。

.

見狀,亞瑟踏出一步想阻止,嘴唇動了動,卻沒說出一個字,大概是想起阿爾已經不是他弟弟了──自從阿爾從亞瑟家裡搬出去,自從阿爾說他再也不想當亞瑟的弟弟開始。

除了法蘭西斯外,沒人查覺到亞瑟的動靜,法蘭西斯輕輕的搖搖頭,雖然他也很想叫伊凡別再鬧彆扭快點回家去,但是他們老早沒立場可以勸阻他們了。

法蘭西斯連忙衝過去替他們開門,盡管他盡力閃躲了,依舊遭到阿爾和伊凡的波及,被伊凡一拐子和阿爾的拳頭打到臉頰以及後腦勺。

終於,門成功的輕輕闔上。送走兩位弟弟,亞瑟走向法蘭西斯,安撫的摸了摸他遭到攻擊之處。

他們不約而同的嘆口氣,有點累了。

因為不管是阿爾,還是伊凡,兩個人都已經長大了,很久以前就與他和亞瑟比肩而立,只是他們都忘了這件事,應該說是刻意遺忘。

兩個人早就不是他們的弟弟了,即使法蘭西斯總是自稱哥哥也沒用。

-FIN-

--------------

舊文,2010年9月19日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