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弘道♡

喜歡的東西很多,這裡主貼APH春待組舊文和Ensemble stars涉友文☆

【ES】酒心巧克力(涉友)

※涉友,OOC過頭了很猶豫要不要發


下課後,就是社團活動時間,先前友也出了名的不喜歡他社團演劇部的日日樹涉部長,但後來發生幾件事情後開始改觀了,兩個人關係越來越好。

畢竟演劇部可是友也入學的契機之一啊。

演劇部也是社團,社團裡大部分都會有個零食箱,大家偶爾會放些零食在裡面,友也無聊之餘翻了翻,看到一盒應該是情人節巧克力,就拆了來吃。

巧克力不知道是什麼口味,但應該價格不斐,是某人收到不想吃,扔在箱子的?

北斗學長今天要組合練習不會出現,部長則是神出鬼沒,根本不曉得何時會出席。有點無聊呢。

友也一邊吃著巧克力一面想。


涉突如其來的到演劇部,他就只是來晃晃,今天沒有要來個驚喜給部員,但是他卻收到別人的驚喜。

難得正常地從門口進入,才剛踩進部室的涉立刻被某個人衝撞,居然有人會偷襲他真是算驚奇,平常大家對他都唯恐避之而不及,難得會有人親近他……仔細一看,是友也。

居然是友也。

雖然最近友也偶爾,真的是很偶爾會找他聊天,不外乎是關於影視作品之類的,涉猜想友也會加入演劇部除了想改變自己,應該也是對戲劇有一定程度的興趣吧,一般十幾歲少年是不會碰這些作品的。

「友也同學,今天這麼熱情還真是讓我受寵若驚。」涉說。通常他說這種類似調戲的話,友也都會反應很大的吐回來「誰熱情了?!沒有人!」等等,今天卻……

友也衝撞進涉的懷中,硬是把頭壓在涉的胸前,手抓著涉的衣服不放。

「你跑到哪裡去了部長!今天北斗學長也沒來……」今天卻吐出疑似撒嬌的話,友也還把臉埋進涉的胸膛前,語調哽咽地說:「就我一個人很寂寞……」說著開始啜泣。

縱然是神奇的涉也察覺不對勁了。

友也平常表情豐富,他會生氣地大喊大叫,會充滿委屈和氣憤地哭著抱怨,也會開心地笑個開懷,但這種撒嬌類型似乎不在友也常規中,換句話說,一點也不普通。

「友也同學,你先去旁邊坐著,你需要冷靜。」涉姑且用平常人的方式想安撫友也,雖然友也說他早就習慣各種突發(涉專屬)狀況,但小兔子還是很脆弱的,玩過火一個不小心可能兔子就回天國去了。

「我不要!」友也大聲地抗議,還用上了腹部發聲,平常練習從來沒聽過的宏亮嗓音迴盪整個部室,抓著涉衣服的手收得更緊。

無所適從的涉只好把他連拖帶拉抓到沙發上坐下,友也一點也不安分

同時友也一直想擠進他懷中,甚至想爬上涉的大腿,好不容易讓友也乖乖雙手放在腿上,安穩坐在沙發上,友也卻一直盯著涉不放。

「部長……」友也用他像小鹿般的大眼睛看著他,雙眼濕潤,衣著凌亂,臉頰帶著不自然的紅暈。饒是神奇的日日樹涉也不知道怎麼應付這令人猶豫的狀況。

「友也同學,你不會吃了那盒巧克力吧?」就是英智買了一堆送給FINE、學生會和紅茶部眾人的,那盒巧克力? 

那是酒心巧克力!不喜歡吃帶苦食物的友也居然會吃!

友也沒理涉,反而又不安分的爬過來,抓著涉的頭髮玩了一會兒,可能得不到想要的反應,友也乾脆再度貼近涉,觀察他,涉想或許不礙事也沒管他。

但友也突然伸舌舔了涉的下巴令他嚇了一大跳,連忙雙手托著友也的腋下,盡可能伸直手臂讓友也遠離自己。

而友也像是得到想要的效果,舔舔唇之後,開始咯咯笑起來。

「友也同學,你,未成年。」日日樹涉這個人很喜歡浮誇,但本人還沒打算誇張到要進監獄。

友也像是聽不懂涉的話,同時覺得被涉抓著的自己失去自由,用委屈的眼神望著涉,接著開始抽鼻子……下一秒嚎啕大哭起來。

涉不得已用催眠術直接讓友也進入睡眠狀態。

簡直讓人理智斷線啊,各方面都是。

看著在沙發上安靜熟睡的友也,涉默默地想著。

-fin-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