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弘道♡

喜歡的東西很多,這裡主貼APH春待組舊文和Ensemble stars涉友文☆

【原創】三題故事:飲水台、雪、天空

三題故事

飲水台/雪/天空 黃天浩 邱俊

俊在飲水台前等待透明的液體注滿水瓶,水流入瓶中所發出的單調聲響令他恍神。

來自北方的風已經是帶著不容忽視的寒意,他忍不住抖了一下。

學校在雖要求學生換上冬季制服,還是有不少的學生在制服外套內穿著短袖,理由是冬季制服的白襯衫穿在身上看起來就像是麵粉袋──那年紀的孩子仍重視外表大於實用,俊也不例外。

反正高三生,只要不做太誇張的打扮,學校多半睜一隻眼一隻眼。

「同學,你好了嗎?」後方有禮的語調傳來,好意的提醒:「水滿出來囉。」

「喔、喔!不好意思!」感到有些窘的俊連忙按下停止出水的按鈕,發現後面排了幾個人,出聲提醒他的是班上的同學。俊一下子記不得他的名字,對方見他回頭,露齒向他打招呼。

俊有些慌張的以微笑回禮,他對自己喊不出對方的名字感到心虛。

高三開學經歷了一次分班,又總是忙著準備升學考試,俊在過了三個星期,還沒將班上的面孔與名字全部記住。再過幾個月就要分道揚鑣,他實在提不起心力去和同學交流。

面對突然和自己搭話的同班同學,他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應對。

「等一下!」後頭的叫喊聲讓他停下腳步,是剛剛的同學;「我們一起走吧?」

「那個,我等等要去買午餐吃。」被罪惡感環繞的俊勉強擠出聲音回應。

「這樣喔,我已經吃過了說……沒關係我還能再戰一回!」不知名的同班同學不曉得為何看起來很開心,他露出潔白的牙齒,給俊一個燦爛無比的笑容。

最後,俊一邊狼吞虎嚥解決飯盒,一邊接受同班同學看稀有動物的目光。

「你看起來很餓耶。」不知名的同班同學再度亮出他招牌笑容,他買了一隻雪糕正在啃,望著俊很感興趣的說。

 

俊和那位班上同學每天一起吃午餐,俊後來知道他的名字了:黃天浩。曾想過要自己躲到起來用餐,以免消化不良,但黃天浩總能秉持著不屈不饒的精神找到他。

「對了,你幾班的?我好像從來沒有看過你耶。」黃天浩歪著頭,非常好奇的問。

「……」俊放棄和那位兩光的同班同學溝通,他裝作認真的用筷子和雞腿奮鬥。

在那次莫名的午餐邀約,已經過了兩個星期。俊為了避免再次遇見同學喊不出名字的尷尬場面,在當天下午就把班上同學全部記住了,其中包括黃天浩。

黃天浩顯然不知道他們同班。

俊想,或許是因為黃天浩在教室老是在睡覺或發呆,從不和別人交流。前幾天老師點到俊,要他起來回答問題時,黃天浩剛好正在睡,大概是這樣,他仍不知道俊的名字。

「噢你又不說話了。」黃天浩露出很困惑的表情:「念書太累了嗎?」他說著,伸手探向俊的額頭。

「沒事。」俊沒有躲開伸過來的手,他閃開的話,黃天浩會鍥而不捨的堅持他想做的事,那會更累人。「你不吃飯嗎?」

每次中午,俊沒看過黃天浩吃過便當或是麵包,他總是在福利社買兩支雪糕當作午餐。

「欸,不用啊,吃這就夠了。」黃天浩收回手,把背靠著俊,咬著以秋天氣溫來說,非常不適合食用的雪糕。

「那個是不會飽的吧。」俊不解的說,他咬著雞腿,有些口齒不清。

「可是就像品嘗的雪一樣,涼涼的,我很喜歡這感覺呢!」黃天浩把吃完的冰棒棍放進雪糕的包裝紙中,打算一起拿去丟。

「這樣喔。」俊還是很疑惑。

「放學一起回家吧。」黃天浩直接忽略他們原先的話題,擅自提出一同回家的邀約,露出他雪白牙齒的笑容。

俊接受了他的邀請。

 

傍晚,俊走到趴睡中的黃天浩位置,搖搖他的肩膀。黃天浩和其他同學總有種格格不入氣質,起初接觸時,俊沒注意到,他穿著的是長袖襯衫,制服也不像俊一樣有修改過。

「咦?你怎麼知道我幾班?」黃天浩還在剛睡醒的迷糊中,他顯然十分困惑。「我記得我沒提過啊?」

「我是邱俊,三年五班,你的同學。」俊有些無奈的解釋。 

「欸!喔!」黃天浩恍然大悟,「難怪你會理我,我那樣別人搭話,他們都不理我!因為我們同班嘛!」

「這樣喔……要回去了嗎?」俊有些無奈,待在同一個空間一個多月,還能完全無法察覺他的存在也太誇張了。他幫黃天浩收拾書包,接著兩人一塊離開教室。

「小時候我常生病,每次喉嚨痛,我媽就會給我吃冰的東西鎮痛一下。」回家的路上黃天浩樂天的表示:「後來這變成一種習慣了,不吃雪糕好像就怪怪的──」

「你晚餐該不會也是雪糕吧?」俊有些擔心的問。

「俊,你怎麼知道,其實我不是人類,我只能靠冰的東西維生。」他說得一臉嚴肅。

剛才知道了俊的名字,黃天浩就只喊他的名,堅決不肯連名帶姓的叫。俊也只好隨便他了。

「……」俊不知如何回應他無理頭的發言,有點慶幸剛好走到必須分離的地方,他停下腳步向黃天浩道別,「我家要往這走,明天見了。」他說完,打算往另一個方向走去。

沒想到一句普通不過的道別,居然令黃天浩激動起來。「俊、俊!等一下嘛,你在生氣嗎?」

「沒、沒有啊?我沒生氣啊?」俊知道自己不太擅長和人相處,他也緊張起來。

「我承認找你搭話是因為你穿著短袖,看起來就很勇敢,天氣這麼冷耶!」黃天浩抓住他的肩膀。

「欸?」俊呆愣了。

「因為我想要找一個一起吃雪糕的夥伴嘛!」黃天浩很用力地說,夕陽的餘暉照映地面,所有的物品讓都沾上和天空的橘紅。黃天浩的臉也染上了同樣的色調。

不知為何,俊噗哧一聲笑出來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