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弘道♡

喜歡的東西很多,這裡主貼APH春待組舊文和Ensemble stars涉友文☆

【APH】米露夫妻相性一百問(3/4)

※女性向

※此篇文章與現實世界任何國.家、團.體、出.版社無關,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的二次創作

※隱英法

不知道會不會被砍掉......


51-75

 

「以防萬一,先告知你們倆位,後五十題的問題類型。」亞瑟擔心眼前訪問的對象會在得知題目後爆走,他決意先提醒米露倆人,不管法蘭西斯反對的態度。「是關於床/上/運/動的私事。」

 亞瑟盡量講得嚴肅點,假裝這些問題,它們純屬於公事公辦。

 法蘭西斯則是懷疑受訪者兩位,究竟有沒有這方面的經驗,看看那令人掩面的前五十題答案......

 但兩個人的好意被採訪對象鄙視為垃圾。

 「亞瑟,我們都幾歲了,用不著以對未成年的態度看待我們。」阿爾從紙袋中拿出一個貝果遞給伊凡,意外的是伊凡理所當然的收下,津津有味的開始吃起來。法蘭西斯有點傻眼,猜想大概是伊凡喜歡的口味?

 「......」所以?臭小孩已經長大了?亞瑟些微的不爽,法蘭西斯大約是察覺亞瑟不滿的情緒了,接手問題。

 「那麼開始後五十題囉,請問您是攻方,還是受方?」法蘭西斯朗誦出題目,然而前色/情大國看不懂這問題的意思。

 「攻受方是什麼東西啊?」這問題被伊凡徹底的唾棄,他用不屑的語氣道:「我們可不只是拿來喊『好萌好萌』之類的啊。」言下之意是,誰這麼做我就核爆誰。

 阿爾沒發表對問題不滿的意見,他卻也不太高興,但依然選擇回答:「如果是指進入和被進入的關係,我是前者,他是後者。」

 很好!這問題惹火了世界兩大國!咱們地球有被核爆的危機了!

 「為何如此決定呢?」連法蘭西斯也開始感到厭煩,這問題是無腦還是?

 「上天決定的。」十分火大的伊凡哼聲說道。阿爾只說了一個詞:「感覺。」

 「那兩位,您對現在的狀況滿意嗎?」亞瑟嘆口氣,這些問題不只涉及隱私,還可以察覺製作問題者的自爽。假如不是上司要求,他才不會問這種幾乎沒營養的題目。

 「開心,超爽的!」伊凡瞇眼:「這樣可以了嗎?」伊凡很憤怒,他自視甚高,他人這樣問他這樣的問題他會不高興。亞瑟推測,伊凡肯定是想著,老子一定要回答嗎?干你屁事?

 噢噢世界要毀滅了嗎?因為愚蠢的問題?亞瑟默默的向上天祈禱,千萬別啊!

 阿爾拍拍伊凡的肩膀,可能是和本田菊深交久了,他對這類東西有一定程度的免疫。伊凡在阿爾安撫過後斂起張揚的憤怒,深呼吸一口氣後靠回沙發上,在胸前交叉起雙手。

 看著兩人的互動,其實他們兩個的感情實際上很好?可以察覺對方細微的情緒起伏,還明瞭如何刺激或是緩和對方的情緒,只有長時間的相處以及相互了解,才能達到這程度。

 於是亞瑟在答案處畫個圈代表肯定。

 「初次做/愛的地點是?」法蘭西斯笑笑,這問題好多了,至少是一般人會閒聊的話題,只不過不能讓小孩聽見內容罷了。

 這兩人面面相視,終於有出正常情人間的反應──感到害羞,心底卻雀躍,因為有人問起,關於他們的很棒的共同回憶。

 「呃,在某次去海邊玩的時候。」阿爾搔搔耳朵,有點不好意思:「因為我們兩個把不到正妹有點不甘心,想說再怎麼樣也要有個收穫,加上相互看對眼,所以就......」

 「找個人跡罕至的地方做了。」伊凡笑了:「就像電影演的,感覺來了就上。」

 亞瑟稍稍驚訝,他還以為他們兩個可能是強暴之類的,結果是好來塢愛情片......「當時的感想是?」

 「這人當性/伴/侶不錯。」伊凡邊說邊點頭。他的回答讓阿爾盯著他一會兒,阿爾的小動作被亞瑟注意到,亞瑟有點緊張。不要又吵起來了啊!

 於是他果斷的進入下一題。「當時對方的樣子如何呢?」噢噢廢話。

 「很性/感啊。」伊凡回應,「可能是因為都是有在練身體的人,手感還不錯,體力也很好。」阿爾沉默,讓伊凡回答,在接到亞瑟疑問的眼神後聳聳肩。

 「很對味,以男人來說。」阿爾比起拇指。

 ......你以為你在美食評審大賽上嗎?亞瑟皺眉。「初夜的早上,您的第一句話是?」

 「沒有初/夜啊?我們是白天做的。」阿爾一臉的疑惑。

 「亞瑟不是問這個,是指第一次的性愛。」伊凡代他回答:「好像是要對方在旁邊的小河裡清洗乾淨吧。總不好帶著痕跡出現在你們面前......其實我有點忘了。」

 等、等一下!出現在我們面前?「難道是我們一起去的那次旅遊嗎?」亞瑟驚訝,法蘭西斯則是吃驚到張嘴,被亞瑟踢一腳之後才闔上他愚蠢的張嘴動作。

 「對呀。」阿爾疑惑:「不然我們在之前怎麼可能會一起出去玩?又不是瘋了。」

 我哪知道你們!亞瑟想,心情有點複雜,得知自己養大的孩子和同事上床,再怎麼樣也無法平靜吧。法蘭西斯只覺得亞瑟想太多,性愛什麼只是生活一部分,尤其在場的都是男性,他接手問題。「那麼請問每星期的次數是?」

 「你有數過嘛?」阿爾遲疑了一下,向伊凡問道。伊凡皺著眉搖頭:「為什麼要去算?集點可以換購小熊娃娃一隻?」

 好簡潔有力的吐槽!法蘭西斯在心底給他的小伊凡一個讚。

 「一般來說是看見面的次數,還有是否有空閒時間。」講完酸話的伊凡說出他的答案,「一個月大概是三到四次吧,是以為我們平常很閒每天都在做愛?」

 不不不,當然沒人那麼認為......亞瑟心想,卻被阿爾的回答嚇到。「可以每天的話最好啊。」阿爾眼神閃亮的說著,伊凡感受到他的視線只是挑眉,卻沒推翻他的說法。

 「您覺得最理想的情況下,每星期幾回最好呢?」法蘭西斯問出問題後察覺阿爾剛才回答過了。

 「如果可以,當然越常見面越好啊。可是我們都太忙了。」阿爾嘟嘴:「他每次約我大概都是因為公事,我其實也差不多啦......」

 啊啊是啦我也是。法蘭西斯在心裡默默的點頭,他和他的情人們一個月要約會一次都難......然後不知為何遭受亞瑟的凶狠一腳。

 「那麼是怎樣的呢?」亞瑟哼聲,要法蘭西斯專心在問題上,不過這是甚麼問題啊?

 「很平常的。普通的。你想要什麼樣的答案?」伊凡大概又不爽了,阿爾拍拍他的肩膀:「其實呢,基本上,你們玩過的我們也會玩,SM還是綑綁都玩過,最後只是搞到兩人都很火大......」

 伊凡接續補充:「我們到最後只是在比耐力,乾脆直接去跑操場還不用浪費住宿費。」

 原來是在飯店裡啊......真是普通......啊!亞瑟心想,他以為他們會在公園裡就......

 「其實打野戰也玩過,只是這傢伙的皮膚太敏感,一直被蚊子叮,我看到那些紅點點也很不爽所以就不列入考慮啦☆」阿爾語出驚人,伊凡聽了也只是笑笑,補充道:「廁所我絕不考慮,誰想一邊叫一邊吸進排泄物的味道。」

 亞瑟能理解,不再年少輕狂後,床的確是最好的選擇。

 「自己最敏感的部位是?」法蘭西斯邊問邊感受到阿爾的警告視線。葛格又不是自己想問才問的!

 「耳朵......吧?」搔搔鼻頭,伊凡小聲的回答,有一次托里斯和他小聲的竊竊私語時,氣吹到他的耳朵上,差點害他癢到笑出聲音。

 「腰吧?」盯著發問者,阿爾回答:「只要伊凡的腿纏在我的腰上我就覺得他整個人都是我的。」伊凡聽見阿爾的話後默默的看著阿爾。

 「你在生什麼氣啊。」伊凡疑惑地問,可是法蘭西斯覺得他語氣中帶有確認某些事情的成分在。

 「沒有!」阿爾說,面不改色。伊凡瞥了他一眼放棄追問,嘴角若無其事。

 法蘭西斯覺得阿爾剛才的行為表現是佔有慾,看在是因伊凡引起的份上,也就不追究了......「對方最敏感的部位是?」

 「常見的敏感處他都有。」阿爾搶先說,語氣不佳:「指尖啦大腿啊頸子啊腰啦都是,但是耳朵最敏感,稍微舔一下就紅。」

 「是腰......」伊凡笑笑:「就跟阿爾剛剛自報的一樣,他會加快而且會更用力。」

 亞瑟總覺得阿爾不太想分享關於伊凡的私事?就像是擁有寶貝玩具的孩子,藏起珍愛的東西不願為人知。倒是伊凡,可能是因年紀較長的緣故,在這方面意外的開放。「嗯......如果用一句話形容做愛時的對方?」

 「很意外。」伊凡思索,拉拉自己的圍巾:「我以為他很隨便只是隨便玩玩,我原本也是抱著那樣的心態,但是他看著我時特別的認真......?」講完,伊凡停頓一下陷入自己的思緒裡。

 「他整個人都是我的菜。」阿爾說:「如果他身體有一點些微的地方不同,我可能也沒那麼喜歡了吧?」他眼神有些複雜。亞瑟覺得,阿爾因為伊凡,開始會去思考與人相處的問題,不再僅是任意妄為,不在乎他人想法。

 或許是好事吧!亞瑟安慰自己。

 伊凡聽見阿爾的回答,望了阿爾一眼,卻立刻垂眼:「下一題吧?」

 「請坦白告訴我們,您喜歡做/愛嗎?」亞瑟說,輕輕的皺眉。

 「你是男人嗎?」伊凡整個人鄙視題目。其實亞瑟完全贊同他的話,性這種東西,對我們都是男人來說,這些都是生理需求!是生活必需品啊!

 「當然啊!﹞阿爾挺胸,拍拍自己胸膛:「我是男人!」他的回答讓所有人瞥向他,阿爾用無辜的眼神望回:「幹嘛,有什麼錯嗎?」

 伊凡搖搖頭,臉上帶著微笑,法蘭西斯覺得那和平時的禮貌性笑容有些許不同?

 亞瑟在心底嘆氣,他教育究竟出了什麼差錯,才導致一個笨蛋的產生:「下一題。一般情況下,場所是?」

 「大家會做/愛的地方。還是你想我們會一邊高空彈跳一邊做/愛?」阿爾爆出驚人言論,說出基本上人類不可能完成的事。

 接著伊凡發表了更驚人的字句:「如果你想要的話,也不是不可以啦......」他有些遲疑的說道附議。

 「真的嘛!?」阿爾面露驚喜,他抓住伊凡的手臂:「下次我們去大峽谷試試!」

 等等,兩位,這裡不是給你們談情說愛的地方......是想閃死我們兩個老頭子嗎!?

 「你訂好時間,我會空出來的。」伊凡笑著說:「到時候通知我。」

 「好了好了夠了夠了,請體諒一下我們的眼睛。您想嘗試的場所是?」亞瑟受不了奇妙的氣氛,還有他一點也不想去知道,什麼樣的姿勢才可以達成他們的妄想。

 「......白宮。」伊凡發表了危害世界安全的言論,亞瑟差點把筆給折了。「那可不行!」

 「咦?為什麼?」伊凡對於亞瑟的反對,臉上露出困惑的表情:「可是上次......」他原本要說卻被阿爾的咳聲打斷。

 上次?上次怎樣?我沒聽見也不想知道!亞瑟掩面。還有阿爾這臭小子明明就健康的很怎麼突然會咳嗽?

 「白宮算什麼。剛剛說過的大峽谷,其實最想要的是教堂吧......他平常包那麼緊看起來像在禁慾,會想讓人在人稱神聖的地方冒犯他☆」相對伊凡的恐怖,阿爾的變態令人更不敢恭維。

 「我不記得我有把你教成這樣!」亞瑟終於忍不住冷言,法蘭西斯連忙摀住他的嘴,即使他們想在梵蒂岡廣場上做他們也沒轍啊!

 手堵住亞瑟嘴巴的法蘭西斯笑著問道:「來,下一題。沖澡是在之前還是之後呢?」

 「你睡前不洗澡喔?髒死了。」阿爾哈哈哈的笑,伊凡眨眨眼:「看要不要用到嘴吧?需要的話之前當然會洗啊?事後是一定會洗,那個味道有點......」

 伊凡有潔癖嗎?亞瑟疑問,從來沒聽說過啊?

 「伊凡說,那味道太令人激動,為了讓我們倆不要玩過頭,他都要求事後一定要沖澡。」阿爾嘟著嘴說:「其實玩過頭也沒關係,大不了被上司罵一下......」

 「你只是被罵,我大概會被禁酒十天。」伊凡的語氣嚴重,講得好像是關乎地球安危的事件。「你不要老是喝酒!」阿爾出聲反駁伊凡的話,伊凡只是笑笑不當一回事。

 亞瑟掩面,他還以為他們多清純多可愛,原來只是個屁。法蘭西斯心中的小伊凡形象漸漸有崩壞的徵兆。

 不約而同的嘆口氣,法蘭西斯問道:「那麼,做/愛時兩人曾有什麼約定嗎?」夭壽地雷題唷。這類型的題目都會讓米露兩人開始......

 「做/愛就/做愛,想那麼多作什麼......」阿爾的表情像是無法理解這問題的意義,伊凡聽見阿爾的回答後沉默不語,只略微點頭。亞瑟覺得他好像有點失落?可能是錯覺吧。他想。

 「葛隔覺得這是個笨問題,不過還是請你們回答一下唷。曾與戀人以外的人發生過性/行/為嗎?」

 「法蘭西斯......」伊凡微微擰起眉頭:「這不太可能吧......」阿爾聽聞伊凡的回答後,猛然轉向伊凡,半是震驚。

 「幹嘛?你沒看過我家的歷史嗎?」伊凡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那不是我願意的。亞瑟把你保護得很好,你沒經歷過這些也好......」他說著,瞥一眼亞瑟。

 亞瑟明瞭,相較於伊凡,阿爾在他的羽翼下過著令伊凡稱羨的成長過程,讓他得以長成強壯優秀的國家......伊凡可是打一出生,就開始反抗外敵的生活。他們民族同義於奴隸兩字......清楚的紀錄在史書上。

 亞瑟嘆口氣,他不是不能了解,曾經某些時候的自己不也如此?雖然和伊凡相比,他幸運的多了......「對於「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體」這種想法,是持贊同態度,還是反對呢?」

 「如果照之前的回答,算是認同吧。」阿爾說,皺緊眉頭:「心不在我身邊,至少人也要在。」

 「半是贊同半是反對。」伊凡說,伸手摸摸下巴作思考狀,好似藉由這些動作裝作沒聽見阿爾的回答。

 法蘭西斯聳聳肩,這已經不是他能處理的問題了:「如果對方被強/暴了,會怎麼做?」

 「想不想嘗嘗核彈?」伊凡聽見問題後,抬一下眉,露出將近二十年不見的微笑:「開什麼玩笑,想要打狗,也得先看看主人是誰好嗎?」亞瑟和法蘭西斯不約而同的一抖,想起那已經不存在的,歷史上版圖最甚的超級大國蘇/聯。

 「我才不是狗!」阿爾抗議般的一掌猛力拍在伊凡肩上,用力攬著他的肩近身:「他們不可能有這種機會的。」阿爾露出他的招牌的燦爛笑容,伊凡沒多說,只是從身上拔下阿爾的手臂。

 阿爾的行為針對法蘭西斯,令他覺得莫名其妙。亞瑟暗暗搖搖頭,誰叫法蘭西斯沒事喜歡眉目傳情,重點是伊凡有時候還會給他回應!每次都惹得阿爾很不高興,雖然亞瑟懷疑伊凡以為法蘭西斯只是在打暗號。

 「在做愛前覺得不好意思嗎?或是之後?」亞瑟一抹臉,要求自己把亂七八糟的想法拋諸腦後,他問了下一題。但是他強烈的懷疑這兩人會有不好意思的情緒在嗎......?

 「說他可愛他會臉紅,真的。」阿爾認真的回答,天空藍的眼睛瞪得大。

 伊凡假裝沒聽見阿爾的話,略作思考,疑惑的:「我只有印象在某一次結束後吻他的臉頰時,他嚇到的表情......?算嗎?」他不確定的問。

 閃屁。亞瑟一秒在心裡吐槽。法蘭西斯撥撥秀髮,聳聳肩。

 「如果好朋友對您說「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請…」並要求上床,您會?」

 「這算好朋友嗎?」阿爾拔下眼鏡,伸手抹抹臉:「幫忙打手槍OK啦,和馬修也常做,要做到貫穿我沒辦法。」

 「誰?」伊凡燦笑,回問阿爾,被問者擺出他覺得無所謂的動作後伊凡也不追究了。「嗯......我可以陪他一起看A片一整晚,如果他真的很寂寞的話。」

 「啊,假如對方是女性,我絕對不會答應喔。」阿爾像是想到什麼,補充:「女孩子和男人不一樣的,多珍惜自己啊。」他比出自以為帥氣的姿勢,受到伊凡不屑的眼光。

 當然不能答應啊開什麼玩笑!亞瑟在心底吶喊,他們的身分可不能隨便和別人上床,是想被上司肢解了不成!這可是攸關國家名聲,太隨便可是有辱國格的!

 「覺得自己很擅長做愛嗎?」法蘭西斯無視在對自己做心底吶喊的亞瑟,他拿過題目卷。

 「嗯......你是男人嗎?」伊凡笑笑的反問。阿爾半是不滿的嘟嘴抗議:「開什麼玩笑,我技術可是很優的!」

 法蘭西斯震驚,他剛才居然被小伊凡吐槽了!實際上沒有哪個男人願意承認自己的技術不佳!何況他們還是身經百戰的非人類!

 「那麼對方呢?」法蘭西斯大概可以猜出兩人的回答了。

 「我想他也是男人。」伊凡輕輕拉扯自己的圍巾,笑笑道。

 「你也知道我是男人喔。」阿爾露齒燦笑,被伊凡輕笑一聲帶過,他不滿的癟癟嘴:「伊凡技術不錯啦,至少我們兩個都很舒服很滿意沒有怨言。」

 亞瑟在紙上寫下兩人的答案,雖然沒有料想中的事件發生,但這也是美事一樁吧!

 

-tbc-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