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弘道♡

喜歡的東西很多,這裡主貼APH春待組舊文和Ensemble stars涉友文☆

【APH】米露夫妻相性一百問(2/4)

※女性向

※此篇文章與現實世界任何國.家、團.體、出.版社無關,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的二次創作

※隱英法


26-50

 

「接下來是比較親密的題目。請問,您會為對方的生日做什麼樣的準備? 」亞瑟提醒他們,免得兩個人哪個又開始先挑起口角,照慣例的回答或許又是沒有答案的問題吧。

 「我人會到就好了......俄羅斯的話會準備XXS的保險套喔!」伊凡笑了,可愛的答案另一面是恐怖的現實。亞瑟想。

 「他能來我就很高興了......美國照舊是『Nothing』!」阿爾比個YA,說著過份令人想砸他腦袋的話:「我最多只能電話問候和卡片吧,他生日的時候。」

 這兩個人的意思是公私分明?法蘭西斯稍稍吃驚,仔細想想也沒什麼好訝異的,美國如果和俄國公開在國際上表示關係,大夥兒不僅是反對還會韃伐他們。這,是他們的身份必須把持的,不僅是他們倆,這種存在都是如此啊!

 亞瑟想起阿爾生日宴會上的驚悚景象,可以說是劍拔弩張。說真的他比較希望看見「阿爾和伊凡」而不是「美國和俄國」,那種緊張可是會讓人心臟病發!要知道他們年紀都不輕了不可以隨便驚嚇!

 其實下一題也挺令人遲疑的,問了會不會死掉......

 「請問您們是由哪一方告白的?」亞瑟有了想逃走的衝動,米露倆皺起眉頭。

 「是我。」意外的,阿爾回答。「磨了很久,冷戰結束後才講的。不想引起太多紛爭。」

 「嗯,沒錯。」伊凡說,他們倆誰都沒有正視對方的眼睛。

 一聽就知道不是實話,而是老早就套好的說詞。亞瑟沒追問,這涉及到的是兩個人個隱私,他沒有立場可以問。即使他真的很在意,在二戰前其實兩個人沒有多大交集,如果是同盟時期......

 「亞瑟你別亂想,下一題吧。」阿爾出聲阻斷他的思考,言下之意是「我不會講的,你也別擅自猜測。」

 法蘭西斯立刻提出下一題,他覺得世界末日近了,有種無法回頭的預感......「那麼,有多喜歡對方呢?可以的話用譬喻的方式比較容易表達喔。」

 伊凡嘆一口氣:「不是喜歡伏特加的程度。」擺出無聊的表情。

 呃?法蘭西斯呆住,這算是什麼回答?

 阿爾翹起二郎腿:「沒有像喜歡漢堡一樣。」一臉的厭煩。

 啊?亞瑟愣住,這種行為叫做逃避對吧?是吧? 

 英法倆不約而同的思考著同一件事情,米露這兩個「小孩」的情況比他們想像的還要複雜。怎麼......再怎麼無奈也只能繼續問也不能怎麼辦。

 「請問您愛對方嗎?兩個人都要回答。」

 「......」兩個人都沉默。亞瑟以為他們會回答不愛或是那是什麼可以吃嗎這類的話,伊凡雖然表情不變,一就是面帶微笑。但亞瑟注意到伊凡慘白的臉色,讓他知道並不是那麼一回事。

 「大概吧。但是對方一直是這種態度,說愛也有點無力。」阿爾淡淡的說:「我每次問他,他都呼嚨過去,沒給過我回答。」

 「那種東西不重要吧。」伊凡冷冷的說:「不知道,沒去想過,也覺得沒必要。」

 這就是冷戰嗎?夫妻冷戰?亞瑟覺得很嚴重,沒有愛倆人是怎麼湊在一起的?那純情到有點誇張的約會又是怎麼回事?

 「對方說什麼會讓您覺得很沒轍?」

 「就像剛才,我態度很明白他卻從來都無視。」阿爾聳肩,半放棄的態度:「對他來說,我可能一點都不重要吧!」

 「當他這樣說的時候。」伊凡說:「重不重要不是嘴巴上講講就好了,那樣的話法蘭西斯豈不是就有一卡車的情人?」

 怎麼扯到我身上來?法蘭西斯一驚:「那些只是哄人用的,小伊凡,他們都知道的。」他被亞瑟一扯要他閉嘴,兩個人的事情交給他們自己去處理,這兩個人自尊心都很強,別人插手反而會造成反效果。亞瑟認為那就是他們的糾結點,兩方的態度都太強硬了,要求對方與自己心中的形象符合,又不肯退讓。

 「好,請保持冷靜。下一題,如果覺得對方有變心的嫌疑,您會怎麼做?」

 「會殺了他唷。」伊凡微笑開玩笑般的說,可亞瑟覺得他是認真的。「開玩笑的,就分手吧,不然還能怎樣呢?」

 「他有愛過我嗎?」阿爾冷笑,伊凡面無表情望他一眼。「我不知道我會怎麼做,可能會把他綁起來關在我家吧!這樣即使變心了他也走不了。」

 這兩人的答案都太恐怖了!亞瑟深呼吸,他需要勇氣才能進行下一題。

 「我不會那麼做的......」伊凡輕輕的說,亞瑟敏銳的察覺,看來伊凡並不如表面那麼無所謂。

 阿爾大概是聽見耳語般的聲響,才疑惑道:「你說什麼?」

 「不,沒事。」伊凡搖頭:「你神經過敏。下一題吧!」

 「那能能原諒對方的變心嗎?」

 「沒辦法呢!」「做不到!」

 他們異口同聲回答,不約而同閉上嘴。

 亞瑟在心底嘆氣,真是難搞的兩個人!

 「如果約會時對方遲到1小時以上,您會怎麼辦?」

 「十分鐘我就不等了還一小時......」阿爾搔頭:「我們都是偷空出來的,沒有多餘的空閒時間可以等人。」

 「這時候不如坐回辦公桌前,我們都有各自的責任要負。」伊凡說出標準答案。

 亞瑟大力贊同,即使這兩人再怎麼任性也認清自己的職責,要不然也無法居於大國的地位這長一段時間。

 「這要問嗎?」亞瑟一瞥題目轉而小聲的詢問法蘭西斯。

 「問吧,上司要的總不能隨便亂掰吧!」法蘭西斯語帶無奈說。

 「請告訴我們,您最喜歡對方身體的哪一部分?請誠實回答。」豁出去了,早知道先翻過題目讓自己做好心理準備──不過現在說什麼都來不及了。

 「瞳色和頭髮。」聽見伊凡的回答,就知道他們自己想歪了。伊凡微笑:「有陽光的感覺,我很喜歡。如果可以變成我的就好了。」說著臉上還帶著一抹紅暈,最後一句說實在有點恐怖。

 「眼睛!」阿爾說,挑眉:「其實他的情緒都反應在眼睛裡,吵架時看著他的眼睛穩輸的!」

 阿、阿爾意外的好捉摸啊!法蘭西斯想,難怪亞瑟說他小時後天真又可愛。

 「對方性感的表情是?」亞瑟得到答案後緊接下一題:「這不會有點太超過了?」

 「亞瑟,後五十題更糟糕喔,這沒關係的大家都成人了。」法蘭西斯提醒他:「阿爾隨便都200多歲了,怎樣也不算小孩吧。」

 說得也是。「請回答吧,兩位。」

 「呃?對不起我聽不太懂?」伊凡疑問:「所謂的性感是指?」

 這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亞瑟有咳血的慾望,阿爾出來替他解圍。

 「你就回答心動的表情吧。」阿爾說,拍一下伊凡的肩:「大概是逞強的模樣!還有其實他很愛哭只是沒人知道反正只有我可以看!笑容我也很喜歡!」

 俄俄俄羅斯很愛哭?亞瑟目光向法蘭西斯詢問,只見他不動聲色點了頭。米露他們難不成實際上很了解對方?

 「笑容,我喜歡他散發溫暖的感覺。」伊凡笑了笑,很開心:「感覺上像是擁有了太陽。」

 「唔.....原來如此。」亞瑟本來不太了解伊凡為什麼會選擇和阿爾在一起,他心底也明白阿爾算不上是好情人人選,光任性這點就被淘汰了。結果原因是溫暖的人嗎。

 「嗯?」伊凡發出疑問聲。他的疑惑讓亞瑟嚇一跳:「不,沒事。下一題,兩人在一起時最讓您覺得心跳加速的事情是?」

 「某一次在外面閒晃太久趕不上會議時,兩個人跑得很喘。」伊凡回憶,勾起笑容:「心臟感覺都快跳出來了。」

 亞瑟差點吐血,不是這種答案啊!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歪題的還是真不知道。

 「上次一起去採向日葵,他抱著向日葵的微笑!」阿爾推了下眼鏡,娓娓道出:「平時和我待在一起從沒見他那樣笑過,有種氣到血液加速的感覺!」

 跑到氣喘心跳加速和氣到血液加快心跳加速這種回答......法蘭西斯掩面,有種四處都是粉色的錯覺。

 「曾向對方撒謊嗎?善於說謊話嗎?」亞瑟朗讀題目。怎麼又回到相殺題?

 「多少吧。畢竟國事......」阿爾面露驚訝,對於亞瑟提出這種問題。

 「不、不是這方面的,除了國事,關於彼此間的。」亞瑟打斷阿爾的話,這兩人極度會離題,然後還理直氣壯,絲毫不覺得自己有偏差。

 「你看見了不是?幹嘛還問呢。」伊凡一臉陰鬱。見狀亞瑟髮上住嘴,他們當然都盡收眼底並且印象深刻。

 「第三十八題,做什麼事的時候覺得最幸福?」法蘭西斯趕來拯救亞瑟,這種恐怖法蘭西斯了解他也不想承擔。

 「喝伏特加的時候!」伊凡一掃憂鬱開心的拿出伏特加:「請問我可以喝嗎?」問題還沒完全聽清楚,他已經把瓶口對種嘴開始灌起來。

 有誰敢說不行嗎?

 「吃速食的時候!」阿爾搶下伊凡的酒瓶,擺到桌上:「有次一起去吃冰淇淋,MENU裡有一項叫『幸福的滋味』。」

 大概是某一次的約會吧,亞瑟心想。還好他有帶法蘭西斯一道來,不然怎麼被這種攻擊性的閃光閃死都不曉得。

 「曾經吵過架嗎?」問出的問題沒人聽,身為主角的兩人已經開始進入超展開階段。

 「不准在公眾場合喝酒!講過幾次了!」阿爾移開伊凡的酒瓶,讓伊凡撲了個空。

 「你誰啊你死胖子,等你不再邊吃漢堡邊講話不亂噴食物時再來命令我吧!但是我一樣沒有讓步這項服務喔!」搶不到酒的伊凡惱羞成怒,大聲吼。

 「兩、兩位......」法蘭西斯想要讓這種失控的狀況停下,亞瑟則是嘆口氣乘著空檔(?)翻閱之後的題目。

 「哈哈哈哈哈──!不接受反對意見!」

 「......!小鬼還是回家喝奶吧~」

 就在以為他們倆要打起來時兩方倏然收手,各自坐回原座不理睬對方。

 「都是些什麼樣的爭吵呢?」

 「......這不用問了吧。」......亞瑟直接填上冷戰,管他對錯。

 「之後如何和好呢?」法蘭西斯問。

 「順其自然。」阿爾隨口回答:「先說好,我絕對不會道歉!」

 「你以為我會聽嗎?」伊凡冷哼:「久了就忘了,反正也不是太重要的事情。」

 亞瑟和法蘭西斯心想,如果不是太重要的事情,有必要吵架吵得那麼厲害嗎!?

 「轉世後還希望作戀人嗎?」亞瑟問,覺得這問題真沒大腦。

 兩人對望。「我們會轉世嗎?」伊凡問。

 「不會吧,條件不符不回答。」阿爾不想思考直接拒絕回答。

 「什麼時候會讓您覺得『自己被愛著哪』?」法蘭西斯問。

 「很多時候。」伊凡笑著豎起指頭,一項項數出:「例如他買伏特加給我的時候,去採向日葵的時候,還有看他驚恐的表情時。」

 最後一項是怎麼回事?人要聰明不要多問,他們選擇閉上嘴。

 「胡說八道,我絕對不會買伏特加給你!」阿爾說:「他根本不愛我。只是占有我讓他開心罷了。」

 「啊啊也對!」伊凡呵呵一笑。

 慢著你不否認?亞瑟有點驚訝,看得出伊凡只是沒說,但是愛不愛什麼的......他怎麼可能沒有!

 「什麼時候會讓您覺得『也許他已經不愛我了……』?」和亞瑟對看一眼,法蘭西斯接續問題。

 「等他去追求別人的時候吧......」伊凡笑,亞瑟覺得他有點無奈:「如果是變心,我大概會殺掉他吧。」可是回答又令人驚悚。

 「他本來就不愛我了,這沒甚麼好問了。」阿爾半是惱怒:「我覺得這問卷怎麼老是提到這點?」

 「這就是這份問卷的重點。請問您的愛情表現方法是?」亞瑟覺得阿爾太注重於表面,伊凡比較強調內在,可是這兩人沒有去取得平衡這點有點嚴重。

 「陪著他。」伊凡說:「我最多也只能做到這樣......」

 亞瑟和法蘭西斯都知道伊凡的個性很討厭昭告天下這種舉動,對他來說等於講話講死了不會有另一種可能存在。這點看他家的文學大概可以明白一二,阿爾則是相反。

 「告白、愛護他。」阿爾說:「或是擁抱之類的肢體接觸。」

 阿爾意外的純情......法蘭西斯想。「您覺得與對方相配的花是?」

 「向日葵。」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他的笑容其實很溫暖,和向日葵相稱。」阿爾微微一笑:「平時很少看見,意外的可愛。」

 「兩者都像陽光一般。」被說可愛的伊凡,看起來有點......害羞?「我很喜愛陽光。」

 「兩人之間有互相隱瞞的事嗎?」好不容易花朵的問題緩和了氣氛,下一題又是爆炸題。

 「沒有。」伊凡悶悶的說。

 說謊。

 「以前有,除了公事外,我對他現在沒有隱瞞。」阿爾說:「我覺得我好像是單方面,很累。」

 伊凡沉默。法蘭西斯也覺得他有點累,和阿爾這種個性直來直往的人相處......「您的自卑感來源是?」

 「天生的沒有自卑感!」阿爾大放光明的喊。被伊凡瞪一眼。

 「......是小時候吧。」伊凡瞇眼:「那段模糊的歷史。」

 被侵略統治時期嗎?小時候的伊凡很怕生。「兩人的關係是公認還是秘密呢?」

 「沒有特別隱瞞,可是大家好像都不知道?」伊凡以眼神詢問阿爾:「雖然我們沒有特別公開表示啦......」

 「大概是認為我們檯面上關係太糟了,再怎麼樣也沒可能湊再一起吧!」接到伊凡的疑問,阿爾發表他的想法。

 我們也很驚訝。英法兩國心想,聽到你們在交往的消息,馬修還跌破了他的眼鏡。

 「您覺得與對方的愛是否能持續到永遠呢?」又是地雷題。

 「『永遠』這詞......並不存在吧。」阿爾冷冷的笑:「我可以說,只要我活著,還能思考,就會想和他在一起。」

 「人類的無知。」伊凡輕笑:「那可是種詛咒!守住現在的幸福吧!」

 某些時候,他們倆諷刺的態度令人招架不住!

 

-tbc-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