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弘道♡

喜歡的東西很多,這裡主貼APH春待組舊文和Ensemble stars涉友文☆

【APH】米露夫妻相性100問(1/4)

※女性向

※此篇文章與現實世界任何國.家、團.體、出.版社無關,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的二次創作

※隱英法



風和日麗的天氣完全被手上這份恐怖又無意義的東西破壞,亞瑟‧科克蘭一點也不喜歡這份公差......

 可是難得可以見到阿爾的機會他一點也不想放過,養大的孩子放出去後就如潑出去的水,出嫁的女兒,除了在會議上碰面,阿爾從來沒想過要來探望他的哥哥,好不容易有這機會怎麼會放過!......他卻絲毫不想碰到和阿爾一起出席的那位,壓根兒不願意,應該說打從心底厭惡。

 但上司的命令,誰敢不聽啊!自取滅亡嗎!?

 「我們得在夾縫中求生存!」上司耳提面命的語氣,那種擔心的程度只差沒真的把亞瑟的耳朵提起,在他耳邊吼道。至今那句話和上司慘白的臉色環繞在亞瑟腦中。

 他千變萬化的表情全部收在法蘭西斯的眼底,亞瑟的心情他大概理解,和那個美其名為紳士實質上是傲嬌的傢伙拉拉扯扯也有好幾百年了,誰還摸不清這小子的底細?

 「你家不是最喜歡作一些莫名其妙的研究嗎?」法蘭西斯說道,每次看報紙老是出現「英國研究顯示......」,都是些令人摸不著頭緒的內容:「還把葛格我叫來,要不是在可以看見小伊凡的份上我才不要和你這眉毛待在一起。」

 好吧,那位「小伊凡」實際上一點也不小,骨架大到每次買衣服都要挑大尺寸,只是法蘭西斯從「小伊凡」還是個小鬼時就認識他,他也從來沒想過要改變稱呼。

 至於阿爾那個小鬼......法蘭西斯有點不太順眼他忘恩負義的舉動,他說要獨立時,誰幫的忙最多啊!還是小伊凡可愛!即使關係沒有以往好,在幹生意時也從沒忘記葛格他的份!即使那艘船惹得阿爾和托理斯、愛德華、萊維斯全都不高興,他也一點都不介意的。

 「你可以不要來啊。」亞瑟挑起他比常人多上10幾倍的眉毛,真是壯觀的景象。

 「你忍心拋下葛格,葛格可不是那種說話不算話的人。」法蘭西斯嘆氣:「我能不來嗎?我們都......」他沉默了。

 「嗯。」亞瑟心知肚明,他們倆個早就不是能夠隨便打殺的年紀了。與對方簽了契約訂了同盟,也比不上航海時代十分之一的風光。

 亞瑟和法蘭西斯肩並肩走進專為這次訪問預約的房間。

  

############################################

  

「我說你不能安安靜靜的坐好,非要扭來扭去的不可?都幾歲的人了。」軟軟的嗓音傳過來。亞瑟和法蘭西斯剛踏入房間內時聽見伊凡的聲音。

 少了二十幾年前的要命壓迫感,這句諷刺的話聽來有點抱怨兼撒嬌的意味。不過當事人大概不曉得吧。即便如此,還是沒人敢跟他說。

 「我這叫作有活力!」阿爾意氣風發的聲音聽來刺耳,大家都明白他是故意的,也沒真正對這點去責罵他,只是在心裡怨恨他老是在金錢方面出包的「小差錯」,害得每個人都重感冒。

 「最好喔。」伊凡拿起擺在桌上的小茶點,送一塊進嘴裡慢慢咀嚼。他最近逮到機會就吃,家裡雖然不窮但是天然氣可不是能吃的食物。

 「哈哈哈!本來就是!」阿爾拿起不知道打從哪來漢堡咬了一口,說話時屑屑噴得到處都是,惹得伊凡狠瞪他一眼。

 亞瑟和法蘭西斯在坐定位之前他們的採訪對象無意識的打起嘴砲,他們老早就沒打算去勸架或是緩和他們的關係,亞瑟偶爾會參一腳幫忙阿爾對付伊凡,但是現在他沒這個空閒。

 「好了!兩位,我們今天的訪問主題是『夫妻性向一百問』,我希望能夠在預定時間內結束。」亞瑟出聲打斷他們毫無意義的對勢:「請問在這方面,在場的各位有問題嗎?」

 伊凡舉手,亞瑟讓他發言:「請說。」

 「請問這份問卷有何意義?」伊凡微微皺眉,看得出來他的疑惑:「我們兩個又不是夫妻......」

 你說到重點了,我也不知道有何意義。亞瑟在心中附和伊凡的話,但嘴上還是回答他的提問:「為了讓這世界上的人們更了解世界大國的關係情勢,我們英國政府特別......」

 「哈哈!亞瑟!」阿爾貿然插嘴:「有時間弄那種無聊的東西,不如來辦漢堡派對!」他說著又咬一口漢堡:「這東西可是世界知名的速食,大夥兒都開心!」

 「阿爾!」亞瑟覺得他有點莫名的抓狂,阿爾每次碰見他不願意見到的狀況都用一些讓人想砸他腦袋的話呼嚨過去;相較之下,伊凡會直接發表沒那個意願,每個人都知道他不願意但誰會去要求他?好吧,除了,美國。

 「那我們就開始吧。」法蘭西斯伸手拿過那讓人苦惱的幾張紙:「再這麼耗下去連喝下午茶的時間都沒了。」這句話是講給亞瑟聽的。

 亞瑟嘆口氣,湊過去和法蘭西斯一起閱讀,開始這種微妙的訪問。

 

 #################################

  

 

「前三題,請問您們的名字、年齡、性別?請確實回答。」基本資料,問這幹嘛?亞瑟在心底皺眉,法蘭西斯也是帶著疑問看著題目。

 「嗯,是基本資料啊......」伊凡歪著腦袋,半是疑惑的表情。

 「問這要幹嘛?」阿爾咬著甜甜圈,吃得還真快,三個漢堡在沒講幾句話的時間裡全部吞光不曉得是如何做到的。

 「請回答問題,兩位。」亞瑟提醒他們,這兩個傢伙要是離題了誰也拉不回來。

 「阿爾弗雷德‧F‧瓊斯,外表年齡是十九歲,性別嘛......應該是男吧。」意外的,回答的人是伊凡,他有點認真的背出阿爾的基本資料。

 「應該是男的是甚麼意思啊?」阿爾在聽見伊凡的話後出聲抗議:「Hero我......媽呀!」他還沒說完被伊凡狠捏手臂上的肉,還使勁轉了半圈。

 「你要是再說出那個詞就......」伊凡警告的盯著他,熟悉的壓迫感出現在空間裡讓亞瑟和法蘭西斯豎起寒毛。

 他瞪完阿爾,轉頭對亞瑟解釋:「應該是男,因為西班牙那傢伙看起來也是男的,可是他的家人都對他用女性的稱呼呢。所以性別甚麼的大概也不是很正確吧。」

 亞瑟點頭表示理解,其實他們家也是有人用「她」來稱呼他們的存在。

 「好啦好啦。」阿爾扯回他受到攻擊的手臂,沒有在意剛才的攻擊,半是安撫的開口:「這傢伙的名字是伊凡‧布拉金斯基,父名沒人知道,不過他對外都稱自己叫伊凡‧伊凡諾維奇‧布拉金斯基,好方便行事。另外年齡不清楚,連他自己都不了,看起來比我大個兩到三歲吧!性別是男。」

 法蘭西斯寫下他們的回答,然後請他們回答下一題:「請問您覺得您的性格是什麼樣子?」

 「很好啊,沒有缺點呢。」「當然是完美無缺!」

 兩個人異口同聲的回答,接著懷疑的望對方一眼。

 寫下「自我感覺良好 X2」,果然是以任性著稱的兩大國。亞瑟心想,聰明的只在心中吐槽沒有出口反駁,唸出下一道問題:「那麼對方的性格呢?」

 「任性、孩子氣、什麼都要有又自不量力。」阿爾搶先開口:「以前做甚麼都要和我爭,現在可能累了比較沒這麼幹,但還是看我不順眼,老是找我渣。」

 這些話令伊凡看著他幾秒,就在亞瑟以為他和法蘭西斯可能要找地方避難時,伊凡收回目光,說了可能會讓馬修大力贊同的一個詞。

 「是個人渣呢。」

 說完哼了一聲,伊凡交叉起雙手環在胸前,閉起眼睛不理睬任何人。

 「喂喂......」阿爾半抗議的叫喚,突然又放棄了:「算了。」

 你不反駁嗎?你終於知道了嗎?真是中肯!英法兩在心底吶喊,他們可不是馬修可以大聲的批評阿爾,又讓他不會生氣。畢竟伊凡說的可是實話啊!

 記錄下他們倆個的回答,英法兩有點毛骨悚然,那種回到冷戰時期的戰戰兢兢他們一點都不想要經歷第二次!

 「第六、二人相遇是什麼時候?在哪裏?」法蘭西斯提出這問題,其實他們都很清楚答案,歷史書翻開來就有了。

 「是會議上吧,我以前沒看過這傢伙,畢竟住的有點遠~」阿爾率先回答,伊凡依舊閉眼沒理會現場的狀況也沒出聲更正:「很久以前就知道他的存在了,一直到會議上才見到面。」

 嗯嗯。亞瑟點頭表示了解,這也是大部分國家的情況,尤其是大國,如果不是需要的狀況,其實平時是找不到人的。畢竟國土太大。

 「請問,小伊凡?」法蘭西斯的問話拉回伊凡的注意,不知道在他閉眼時他神遊到哪去了。

 「也是差不多。」伊凡連眼睛都懶得睜開,隨便的回答一句。

 真是超敷衍的!亞瑟想,不過兩個人的第一次肯定是同一次的,他也就沒要求伊凡詳細了。「那麼對對方的第一印象是?」  

 「得天獨厚的孩子。」伊凡仍然閉著眼,懶洋洋的說:「無憂無慮的,就像看見藍天一樣,真是令人羨慕啊!」

 「你以前見過我?」阿爾聽起來有些驚訝,亞瑟也是,這形容怎麼樣也像是還是新大陸時期的阿爾,多麼天真活潑又可愛啊!亞瑟默默的淚目,為什麼長大後就長歪了呢!?誰來告訴他啊!

 「不知道喔,大概是夢到的吧!」伊凡說,一副怎樣都好隨你怎麼想的態度。

 這根本和沒回答一樣!亞瑟很想出聲吐槽卻不敢,他又不是不要命了,俄羅斯即使已經不是蘇聯成員了但他還是俄羅斯啊!

 「快說啦!」阿爾抓住伊凡的肩膀逼他睜眼,伊凡皺著眉:「就說是作夢夢見的唷,地點你去問我的腦吧!」

 亞瑟腦袋不停的轉,他憶起某一次在倫敦的會議,俄羅斯帝國曾經失蹤半天沒人知道他的行蹤,後來大夥兒在亞瑟的下午茶專用庭院中找到在茶桌上趴睡的伊凡,小阿爾踩著另一張椅子,半是好奇的撫摸伊凡淡金色的頭髮,睜著無辜的天藍色大眼望向一群緊張兮兮的大人們。

 那時候亞瑟嚇得半死,立刻衝像前去抱走小阿爾,那瞬間他以為阿爾被伊凡搶走了。事實上,當然是沒有,伊凡說他在英國的庭院中迷路了,只好留在原地坐著等別人來找他,在等待期間不知不覺就睡著了,一直到大家把他叫醒。

 不會就是那次吧?如果,伊凡沒睡著的話,那的確是他們第一次見面。亞瑟想。

 「伊凡!」阿爾猛然的大喊把全部人都嚇了一跳,伊凡抿起唇怒視阿爾,亞瑟和法蘭西斯訝於阿爾難得一見的認真表情。

 「我說了,我不知道!」伊凡推開阿爾,深呼吸一口氣後把身體移離阿爾遠一些。這舉動讓阿爾的臉色下沉。

 「阿爾,你還沒回答問題。」為了世界和平,法蘭西斯趕緊出面打圓場,伊凡看起來很不開心,到時後他會做出甚麼事誰會知道?

 「個性、氣勢如傳聞中的相似,我很意外他的長相和我想像中的不一樣,我一直以為他是個充滿肌肉的中年伯伯。」阿爾說:「那時他還是俄羅斯帝國,但是就像歐洲貴族特有的傲氣,不太甩人。」

 最後面這句也是針對亞瑟和法蘭西斯說的吧?他們倆對望一眼後選擇不作回應。

 「第八題,喜歡對方哪點?」亞瑟開始希望這場訪問進行快些早點結束,阿爾少見的擺臉色讓他有點擔心,這孩子即使不高興也是嘻皮笑臉的,讓人以為他大喇喇的甚麼都不在意。

 「先說好,不准回答身體喔。」法蘭西斯說,亞瑟知道他在開玩笑,但是他的話讓伊凡抖了下嘴角,阿爾沒看見,可是坐在伊凡對面的亞瑟和法蘭西斯將那動作盡收眼底。

 這兩個人的關係......他們在心底嘆氣。簡直和他們當年一樣。

 「我喜歡他樂觀的個性。」伊凡說:「還有做事情時,永遠不去質疑會不會是錯的這點。」

 「那阿爾呢?」法蘭西斯轉頭問阿爾,後者還有點不高興但已經收起衝動了:「就是會被吸引,實際上我不太知道原因!搞不好就像你說的,是因為身體呢!」

 一旁的伊凡做出咬牙的動作。亞瑟倒吸一口氣,以為伊凡會一拳揮過去。但伊凡沒有,他用力閉了閉眼後,又是和平常一樣的表情了。

 「哎呀......那葛格想知道,討厭對方哪點?」亞瑟看出法蘭西斯努力擺出無所謂的態度,露出和往常一般輕浮的表情。

 「嗯嗯,是全部呢。」伊凡微笑,毫不遲疑的回答。

 這和你上一題的回答完全不合啊!!亞瑟在心底尖叫,這樣他們是要怎麼訪問!?

 「我最討厭他不老實的態度!」阿爾嘟嘴,他很開心似的:「亞瑟,其實我們都很少說實話喔!」

 他們突然間又恢復正常的互動讓亞瑟稍稍一愣,嘴砲來嘴砲去才像是米露兩人啊!法蘭西斯聳聳肩,馬上記錄他們的回答進入下一題。

 「覺得自己與對方相性好麼?」

 「剛才不是回答過了?」阿爾嘿了一聲,伊凡撇頭一下:「這回答過了唷。」

 怎麼突然變得那麼合作?亞瑟覺得他們在繞圈子不正面回答,於是很乾脆的放棄追問。

 「請問您們怎麼稱呼對方的?」

 「正式場合都喊國名,平常就叫名字......」阿爾想了一下:「大概就這樣吧!和大家一樣,沒甚麼特別的。」

 「是呢。」伊凡笑著說。

 的確,亞瑟想。他和法蘭西斯也一樣,應該說大家都相同吧。

 「那麼希望對方怎麼叫您?」

 「就......名字啊。」伊凡眨眼,露出無辜的表情:「要是他叫我凡尼亞我會一槍爆了他的頭唷。」

 不要天真的說出那麼可怕的話!英法倆在心裡尖叫。

 「名字就好了,我原本希望他能叫我HE......不,沒事。」阿爾倏然的停頓讓亞瑟瞥一眼微笑加大的伊凡:「不過這傢伙如果鬧彆扭,他會很有禮貌的喊瓊斯先生,說實在還挺令人發毛的。」阿爾撇撇嘴,聳肩說道。

 沒人搞得清楚生氣的伊凡在想甚麼,亞瑟明瞭,當伊凡收起任性變得溫和有禮時更要小心,再去惹他不是明智之舉。看來阿爾很明白這點。

 「那麼,下一題。如果把對方比做動物的話是什麼?」亞瑟心不在焉的唸著題目,雖然阿爾已經離開他很久了,但他還是時常會擔心他。不專心的行為導致法蘭西斯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腳。

 米露倆打量對方,伊凡想了想先作回答:「有時挺像是他家的國鳥白頭海鵰,狠又銳利。平常就像是帶著警戒心的犬類動物吧。其實要說,我覺得比較像是他家的死小孩。」

 「哈哈!果然你也承認我像是老鷹一樣帥氣!」阿爾大笑,自然而然的忽視後面那句關於死小孩的話,指著伊凡:「他呢,一隻外表像熊內在卻像貓的動物。」看英法倆人呆愣住,他又加了句:「怎麼?不覺得像熊一樣大隻嗎?」

 不,重點不是那個,是像貓那一段。亞瑟深呼吸,沒繼續問,有時候對付恐怖的敵人要留情面給人家,要不到時候怎麼死得不留全屍都還不明白。

 「對了,情人節剛過一個月,這問題正好。如果送對方禮物會送什麼?」法蘭西斯盡量讓氣氛輕鬆些,笑咪咪的提問。

 「那是甚麼,能吃嗎?」伊凡笑著說。法蘭西斯縮起脖子,伊凡又笑了:「好啦,開玩笑的。我送他減肥器具,不過他好像不太喜歡……?」

 「我才不胖為什麼要減肥!」阿爾大聲抗議,一點也看不見也不在意自己的體脂肪指數:「我送他圍巾,被他嫌得要死。」

 阿爾居然送那麼正常的禮物!?亞瑟極為驚訝,他以為阿爾會送伊凡速食招待券之類的東西,雖然那東西很可能會被淋上伏特加放把火全燒掉。

 「我才不要掛有美國國旗的圍巾。」伊凡抱怨。亞瑟頓時覺得自己錯了,他不該對阿爾的審美觀有任何期望,這不是早就知道了嗎?

 「在亞洲國家,三月十四日是白色情人節,會送回禮喔。那麼,希望得到什麼禮物呢?」法蘭西斯微笑,見到他們算是正常的互動有點高興。

 「很棒啊有什麼不好的伊凡!」阿爾大叫,理直氣壯的喊:「這樣大家就會知道你和我的關係了!」

 「噢是喔,那我的自尊呢?」伊凡雙手環胸,高傲的翹起腳:「你以為你沒有那種東西他就不存在了?」

 「兩位,請回答問題。」亞瑟比起剛才沒那麼緊張,制止了兩人開始鬥嘴的行為,放任他們下去會沒完沒了的!

 「我希望我得到HERO的稱號!......噢FUCK好痛!」阿爾意氣風發的大喊招來伊凡的一踹:「伊凡你幹嘛!」

 「真是不好意思我不是你心目中的金髮巨乳美女啊!瓊斯先生。」伊凡笑著說,周圍的氣氛讓亞瑟和法蘭西斯都想逃跑:「但是要是你對我姐姐出手,我會立刻毫不猶豫的幹掉你,管瓊斯先生你是不是甚麼世界的HERO。」

 這是在鬧彆扭對吧?亞瑟驚訝兼恐懼,剛才回答過的答案出現在自己眼前。只是這種等級的鬧彆扭不是他們可以承受的......

 「小、小伊凡,你還沒回答問題。」法蘭西斯壯起膽子提醒伊凡,他有種看見核武在倒數計時的錯覺。

 「我希望得到整貨櫃的伏特加......」伊凡嘟嘴:「雖然上司不准我喝那麼多,可是我有把握不會給他發現。」伊凡笑著說,充滿期待。

 這種話不要告訴我們我不想保守你的秘密!亞瑟抓狂,他馬上要進入下一題,卻被阿爾打斷。

 「要我送你伏特加,想都別想!」阿爾反駁:「我才不想再一次被你用酒瓶打頭。」

 「好了兩位,下一題。有對對方不滿的地方嗎?有的話是什麼?」亞瑟不管他們了,直接發問。

 「他對我姐姐有意思。」伊凡很不滿,告狀的語氣:「每次都盯著我姐姐的胸部看,搞得他自己像變態,我看著都替他丟臉。」

 「有、有什麼辦法,誰叫你姐姐的胸部總是令人注目......」阿爾替自己辯解,惹來伊凡瞇眼:「是喔,你問問他們倆,有誰會盯著別人姐姐的胸部不放?」

 亞瑟禁聲,他一點也不想承認烏姐的胸的確吸引男人的目光。法蘭西斯閉緊自己的嘴巴,他不想告訴伊凡他因為那對胸部產生的遐想。

 還好伊凡的注意力不在他們倆個身上,兩個人不約而同的說出下一道題:「請問您覺得您有什麼毛病?」 

 「沒啊,我很好。」「我是完美無缺的!」

 亞瑟皺眉,這不是回答過了?

 「我還沒回答上一題。」阿爾小小的提醒,亞瑟他們被伊凡嚇到老早就忘了這是兩人的問卷:「就是他愛喝酒,雖然很少醉,但喝醉時會開始追殺我。我也不曉得為什麼。」阿爾困擾的說。

 不,基本上,這世界上每個人只要能力夠都很想殺你。亞瑟明白得很,即使阿爾是他親手帶大的,他有時還是會有想把他打爆的衝動。

 「那好,那對方有什麼毛病?」

 「這回答過了。」「回答過了唷,而且我不想再講一次了。」

 重複的題目,跳過。

 「那麼,對方做什麼事會讓自己不快?」亞瑟瞥一眼接下去的題目,是類似這種充滿火藥味的相殺題。其實這不是充滿愛與和平的「相性一百問」而是「相殺一百問」,目的是讓情侶分手吧。

 「他做甚麼我都不高興。」伊凡說:「簡單來說,我就是看他這個人不順眼喔!」

 「我最討厭他這種態度,好像我是廢物一樣。」阿爾指著伊凡:「以前他還會水管直接揮過來,現在比較少了,但是不是說沒有。甚麼都要用暴力解決,偏偏又打不過我。」

 你有資格說別人用暴力解決問題嗎?英法倆無奈,他們知道阿爾根本不會聽別人的話,也就沒開口了。

 「第二十題。」終於進展到二十題了,亞瑟默默的開心:「做的什麼事會讓對方不快?」

 「我覺得我沒有錯可是他就是不高興。」阿爾挺胸,理所當然的回答。

 伊凡不理睬阿爾的答案,他略為沉思:「大概是愛喝酒這項吧.......實際上,我做甚麼他都有意見。」

 有什麼差嗎?亞瑟吐槽,你們是半斤八兩,沒甚麼好說的。他看了下一題,覺得自己並不想知道答案,法蘭西斯替他問了:「大家很好奇?二人的關係到什麼程度了?」

 「該做了都做了喔。」伊凡說,他的回答讓人摸不著頭緒。

 所以?法蘭西斯以微笑代替問句。

 「不該做的也做了。」阿爾彈指補充:「你們想知道的大概是這個吧,沒有哪對情侶會像我們一樣老是想砍對方。」

 要他們正面回答問題真是要了他們的命?法蘭西斯把問題丟回亞瑟手上,讓他自己去生出答案。

 「謝謝回答。二人初次約會是在哪裏?」亞瑟雖然不想知道答案,但沒有答案他也挺困擾的。「先說好,不接受開會這種答案。」

 他們看見兩人開始苦思,好像這是什麼世界十大數學題一樣。阿爾說:「大概是某次會議的休息時間吧,我忘了正確的地點,好像是加拿大還是義大利......?」

 「都不是。」伊凡更正:「是在荷蘭的首都,我忘了時間。」

 「二戰結束後的某次會議吧,記得是在秋天,風一吹就是落葉漫天。」阿爾笑了,少見的溫和笑容。

 「啊,對。」伊凡輕笑一聲:「我想起來了,就是那次。」

 所以說是哪次啊?英法面面相視,填上荷蘭這個國家。「那個時候是什麼氣氛?」

 「剛才不是說了嗎?是秋天啊。」伊凡困惑。

 「是秋天的氣氛,氣氛就像秋天。」阿爾語出驚人,但是下一秒就破滅了:「因為是在秋天嘛!」

 算了。亞瑟掩面,這份問卷隨便作有答案就好了,誰有那種心力去管它正不正確!「那時進展到了哪裏?」

 「大概一個半小時......?」阿爾思考,遲疑的回答:「畢竟休息時間不長......」

 「不、是問做了什麼,到了什麼程度。」亞瑟舉例,豎起食指:「像是接吻、擁抱這種。」

 「啊,原來是問這個嘛!」阿爾恍然大悟:「我以為......唔,那時原本要去喝杯咖啡,看時間來不及就衝回去了。」

 「一開始是他拉著我跑,但我跟不上他的速度,最後就各走各的。」伊凡補充。

 意思是什麼都沒有?亞瑟吃驚。就某方面來說也是意外的答案。看伊凡的回答,勉強算得上是牽手吧。

 「第二十五,經常去的約會地點是?」亞瑟問,他已經不期待什麼了,也沒甚麼好期待的。

 「加拿大......」阿爾的話被看不下去的法蘭西斯打斷:「葛格想知道的是電影院、動物園這種答案喔。」

 「那就是公園吧。」伊凡說:「是常常一起去散步,之後坐下來聊天。是想知道這嗎?」

 法蘭西斯點頭,這種純情的約會方式是怎麼回事,簡直像是小朋友......不,小朋友還會親嘴,眼前這兩人他們有沒有牽手都不知道啊!

 

-tbc-


搬舊文,2011年的文了......

评论

热度(29)